论坛上知道西北北爬山队在哥木峰以及加永峰插着的牌子已经被一个登山前辈拔下来回收了。心里有一些遗憾,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挑战的大山。

其实心里很清楚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可以永久的,连生命都会在一瞬间失去的世界,希望永恒实在是太过奢侈了。人总会追随我们内心的想法作出一厢情愿的举动,我们为死去的亲人立墓碑,我们为怀念的人办追悼会,我们种种的行为都只是为了对自己,也可能是对别人,所作出的一种交待。其实我们大可以不管,不理,但是我们是人,所以会感性的作一些不理性的行为。我们对我们自己的第一次,都有莫可名状的怀念,只不过时间久了,经历多了,我们开始麻木,我们只看见自己。

几个牌子迟早会腐朽,我们都很清楚,但是前辈们的理性也让我觉得可惜,难道他们都已经忘记了自己第一次登山时,那种渴望与别人分享,恨不得留名青史的热血的感动了吗?也许他们爬山的那个年代并没有插牌的举动,但是就算时代变迁,人性依然,他们当年肯定也会有想要插牌的冲动。我不觉得登山的时候渴望的那点虚荣心是错的,那也可以是一种动力,让我们开始接触这活动,继而学会珍惜,保护。

在走西北北的时候,我暗自惋惜错过的美景,也暗自渴望重游。在听见队友说每一次的攀登都是对山林的一次伤害,加上看见自己的脚印,别人的脚印所堆砌出来的烂泥,想象造成地层的渐渐松软,树倒等等的慢性破坏,一切都很赤裸裸的被自己的双眼见证,亲自感受。在从原著民村子出来的时候,我实在舍不得但是我知道要是一切没大改变的话,我应该是不会再回来了。没见过去看看,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以及虚荣心,我觉得不过分;爬个不亦乐乎的话,我宁可去爬已经开发好的槟城升旗山,起码虽然说是经过开发,但是相对对于我们的足迹的承受力也比较高。

如果说不是带队以及靠登山吃饭的人,我也希望你们能察觉自己的足迹其实也是对于山林的一种伤害,不要说针对性,但是我宁可登一次山,插一个牌,也好过登好几次但没有插牌。

虽然牌子被拔掉了,但是和伙伴们一起奋斗的记忆犹在,交到的朋友们依然是好朋友,这些是我最珍惜的。回忆里我们一起插下的牌子屹立依然,更加奢侈的是,我们还有现代科技留给我们的影像,照片。

我了解我们对于自然的自私,也希望批评我们的前辈们,了解我们就是曾经的你们,一样热血,一样被大自然感动,然后学会保护大自然。如果拔掉一个牌子会让你觉得抵消你一而再的攀爬,对于山岳造成的伤害的话,我心里会想,其实你比我们更加自私。

为了这一次的事件,我建议我们以后就多拍照片,不必带牌,减轻重量。要的话,我们可以印刷我们的活动T-Shirt,或者帽子,一样也是很有意思的。也希望前辈们也能从我们的立场多想想。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们互相学习。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