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被炒鱿鱼的通报后心情有点不稳定,大力地把之前决定的活动行程更改,既然要有变动了,生活也不可以再那么混下去,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这个年尾的我应该会很努力的把我想做的事情不眠不休的做完,然后再用力地往前跨出另外一步,虽然前面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要是没有了那挑战未知的能力,我就孬得比一条没用的小狗还要可怜了。

从我的外表看起来,我好像很冷静,其实我是全世界最没有耐性的人,我的不安在暗处祟动,你看不见。我所有的表情都被我的缺少睡眠的浮肿的眼睛压住了,虽然我还是很希望随时都有一张床给我躺下去。

我只想说的是,不要以为我什么鸟都不怕,我心里面怕得要命,但是我还是很暴力地把我的恐惧感镇压住,像六四的时候碾过学生肉体的坦克,有种残酷的冷静。所以就算现在我在公司里无所事事,我还是很期待可以让我尽情放纵的星期六还有星期日。我可以什么都不管地在街上流连,拍照,累倒半死后随便找一个角落躺下来就睡。

希望我的鱿鱼效应快点过去,不然我就会沉醉在耗无止境的街头流浪当中了,那样的话,会很可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siong 的頭像
yasiong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