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916

和朋友去爪夷以及华都村一带吃完三档Laksa以后就和疯狂的Cari Laksa Gang分道扬镳,少了Milo,还是和徒步夜游的队友们去高渊一代走走。高渊我说不上很熟,但是上次有爬山的队友恐龙带我们到附近逛逛以后,我就还有点印象。高渊其实不是很大,路线也不会复杂,而且可以拍照的地方蛮多的,在恰当的阳光下,我希望有机会在那边拍摄人像。为了感觉热闹,我把Laksa Gang的合照当成置顶,其实内容是原名高兴宫德福的正神祠,现在已经改名为广福宫。

DSC06114

会进去广福宫其实是在拍完Pulau Burung以后顺路兜进去的,一向来没有什么耐性的我对于庙宇的拍摄都兴致缺缺,而且这次是我第二次来访了,上次的无聊还犹记在心。但是想不到这次一走进去,遇见林曙光先生,告诉我一些新庙和旧庙的纷争。新闻报道不是我的强项,我的强项是乱讲话,所以我就很不客气地借了别人的资料来放一下:

出处:http://www.sinchew.com.my/node/80963?tid=15

高淵人少,燕多,廟老。有一老廟臨高淵河,叫廣福宮,原名高興宮。此廟與高淵歷史相長,現兩落規模的四點金廟貌,據石碑記載,是建於142年前的同治五年(1866)。那算是威省甘蔗種植業成長的年代,居住和貿易在當時叫做高興港的高淵居民,合眾建造了福德祠高興宮,膜拜福佑安居的大伯公。

20世紀初才改稱廣福宮的福德祠,其實一路來見證了高淵的開埠,也供證了華人在高淵的立足點。

2000年,此地廣福宮鬧分廟,新建的廣福宮新廟不只把古廟大部分神像移去,也拆除具有歷史價值的石碑石柱遷立於新廟亭子內。此舉令古廟荒廢,也破壞了歷史文化遺產,遂引起地方有識之士發起保廟運動。

支持保存老廟的簽名運動的民眾達6千餘人。捍衛廣福宮應在原址恢復原貌之際,新舊之爭亦上演了公堂對簿。去年石碑石柱已歸舊廟,但持續了8年的保廟運動還沒結束。

數月前,保廟發起人林曙光獲知檳甲入遺後,書了副對聯掛在廟裡:“那邊廂檳甲官民歡慶歷史文化十年申遺聯同入榜終圓夢‧在這裡高淵族裔憂忡先賢留跡八載難守法庭訴訟費周章。”

出处:http://www.blogkaki.net/forum/redirect.php?tid=14719&goto=lastpost

里面好几个帖,自己去看~~~

DSC06078

我觉得其实政治是很麻烦的东西,无论什么东西一旦和政治有牵连就会有很多状况,也许是好的,也许是不好的,说不定。但是我对于强硬拆除一间已经快150年的老庙为的就是要把地卖给发展商的话,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新建的东西很可能比较好看比较耐用,但是有历史性的东西我们更应该保留。其实那天我去的时候林先生正在给老旧的木柱重新采上红漆,看着一层层的新漆往老旧的木柱涂上去我觉得有点可惜。我们的政府,当地的名人,有钱人应该出钱请会保护古迹的专家来这里协助保护以及更新工程,而不是欺压善良的老百姓,再让没有选择的他们在古迹上以自己的土方装修古庙。

DSC06097

看着外面善信买的一卷卷的许愿的线香,连自己的信徒都在闹分歧了,带着和蔼微笑的神明,你是不是也承载了太多的期待而感到肩膀酸痛?也许该有些什么时候,我们帮你揉揉肩膀。

DSC06112

加油,林先生!!顺便给在高渊的朋友们通知,阳历圣诞节12月25日广福宫有办一个小小的庆典,到时有木偶戏可以看以及拍照,希望有空的人可以到那边去看看以及支持一下。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