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醒啦~~
和上次西北北一样,我是被别人的脚步声弄醒的(感觉好像没有一次是最早起身的说。。)和昨晚分成不同小组的感觉不太一样,今天感觉大家开始热络起来了,当 然啦,就要相处好几天了,卸下心防是很重要的。我一向来不怎么多话(其他人:信你的人吃大便),默默地走去厕所等待,虽然昨晚深夜已经大了一次便,但是现 在感觉屁门还是被昨晚被消化后的火锅料顶着,加上微凉的天气,真怕多嘴几句延误上厕所大便的时机,待会在早餐的时候他们会起义夺门而出。真的和上次的剧本 一样,但是这次不同的是我在不同的厕所大,呵呵呵呵呵呵。大完便后由于天很冷我也就假死假死没冲凉就出门了。和上次又不一样了,这次我们各自开车去 Kampung Raja 的关帝庙那边停车,再走去附近的小市集吃早餐。一路上看得出恐龙在轮胎上真的花了不少钱,藤原托海又再次上身,我们由Tanah Rata 狂飙去 Kampung Raja, 一路上恐龙的车还是打滑了一下,吓得我心里狂骂:“藤原托春袋,别乱来了。。别逼我把你的春袋给没收!!“ 转头看看杂娃,她的脸又开始在退色中了。

还好在接下来的环节里藤原托海渐渐退出恐龙的脑袋,我们一路顺利抵达Kampung Raja 市集。恐龙人很好地让我们把大背包拿出后自己开车去关帝庙停放后再走来和我们会合,我们选了最后第二间的咖啡室吃早餐。虽然等待中我四处乱跑乱拍,但是我玩回来以后早餐还是没上,实在是生意超好的一家店。我又再很贪心地叫了云吞面还有黄油面,结论是干捞云吞面比较好吃,咖喱黄油面实在不行。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这次的这家店比我们上一次吃的最后一家店的食物好吃多了,也算是一种收获。在出发前的一刻吃到好东西,真高兴。我想今天该会是很好的一天了。



原著民村
载我们去出发地点的四轮驱动车的司机和上次的有几个是一样的,他们都那么说,我就算不太认得也就随着敷衍的笑笑,好虚伪的我。。这次出发时间没有上次那么早,太阳都出来了,我拿出为了这一趟故意下重本买的广角镜,乱拍一通,但是那感觉不在,也就算了。我们在吉普车上前往原著民村,Pos Brook。昨晚老师有简略地提起这村庄的历史,但是我都在梦游,现在想起来好后悔,要不然现在就可以拿出来说,骗骗篇幅了。

到了Pos Brook的时候由于四轮驱动车行走的路线因为河水太高过不了,我们在河边下车,打算多走一个小时去真正的出发地点。搬了东西下车后才发现老哥他已经走到原著民村里人走的桥那边了,真是快脚。老师找的原著民Hitam现在走出来说其实还有另外一条路吉普车可以开进去的,老哥和先行者都跑回来上车,呵呵呵,真幸运~~少走一粒钟。

第二个村庄没有问老师叫什么名字,但是绝对,那边的人随时都可以去马戏团走高空钢索,因为进去的必经之路,竟然是由四根绑得很敷衍的竹子组成的小桥。。。我一面看前面的人小心的走过,一面脸青。轮到我的时候我死命告诉自己他妈的这种烂桥简直算是一碟小菜啦我是世界第一名走钢索冠军这种竹子桥简直就是康庄大道了,又哄又骗又发抖后我终于过了桥,到的岸边才发现我的脚竟然在发抖,很明显的,小喇叭,我败了给自己的恐惧。

在持续紧绷的气氛中后面的人一个个过桥,突然传来一阵惊呼,mantaray 从桥上滑下!!就像老派武侠电影中即将被砍头的好人跪在地上背后的罪名牌已经被抽走坏人官老爷的令牌无情地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湿冷的笑意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肥肉横生的会子手(不会发音,所以不会写。。)高举大刀镜头由下往上一拉背光的刀锋闪出寒光的那一刹那,远远骑马跑来的大侠一箭把免死令牌一箭钉在官老爷的大红官桌上,mantaray的手抓着竹桥的边缘,他脚下的激流却像该死的大胖子的大刀依然往下呼过去,企图偷走时间的一部分,但是mantaray的手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像大侠的的第二支快箭把大刀射偏。大刀轰然掉在地上,扬起的尘土就像mantaray用双手抓着桥沿爬回岸边时双脚踏地扬起的黄沙一样,天,还是照顾好人的!我很高兴我是好人。
会合第二个原著民山导以后,我们就开始往前出发了!扬压,吾等来也!!

进。。。进去了~~~
开始的路段是黄沙伐木道,基本上要能越过河的话,四轮驱动车还是可以继续往前进的,但是很显然我们的四轮驱动车的司机没那么好死,所以我们就用走的进去。开阔的路上烈日当空,我一直想起 Client Eastwood的经典牛仔片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里的主题音乐,五悟五悟五五悟五,踩着黄沙,背上超重的行囊,后面追上来今天的三个同伴,五月天,平旦还有影踪。我们有点沉默,因为在面前的是整整三天的自讨苦吃,黄沙黄沙黄沙,小河,一小段黄沙,尽头,大河!!大河上横过两条绿得晶莹的竹子,巨浪滚滚,我的脚开始又再软了,是知道要过很多河,但是怎么会是那么宽的河床和那么急的河水?呜呼哀哉。。。问了Hitam (以后就叫他小黑好了),他说没办法,唯一的路就是过河。他勇敢的先为我们探水的深浅,最深的地方竟然有到我的腹腔的高度,我抓着竹子桥在激流中横行,我那么胖要也被冲掉的话,其他人你们可以回家了啦,呵呵呵。涉水过河的新体验就是,你鞋子绑得再紧都好,河床的沙子还是会随着你的脚步扬起的小乱流一大把地挤进你的鞋子里,上了岸以后,不但鞋子里的沙会让你感觉很不舒服,而且写字的重量也会陡增。当然本着练好绝世轻功的毅力,看着河边的竹林我想像我是卧虎藏龙里面的周润发,我头也不回地继续上路!接下来的路和扬巴峰的路有点相似,夹道的羊齿植物,偶尔的野胡姬,细碎的小花,和地上很多石头的小路,有点滑。
接着又埋头苦走,影踪和我一起,小黑领头,后来我又见到了我的克星独木桥,但是这一个的树干十分粗大,看小黑毫不犹疑的踩过,我像没有明天似地也冲过了。后来小黑决定放慢等待后面的人,我和影踪就继续先走了。接着下来的路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走走走。到了另外一个很没有诚意的独木桥的时候(不很长但是却只有两根褐色的竹子组成),一地冷汗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先走,走过了才看到他妈的原来旁边有条小路可以涉水过那深不及膝的小河,还好刚刚没有失足跌下去,要不然脸就丢得很大了。叫影踪由那边过河以后,我们留在那边等待后面的人,交待他们这个捷径。时间12。10pm,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小黑他们走来,传达了信息后我们就继续赶路了。
大大小小不懂过了多少条河,我们到一条大河旁*,遇见之前一个十人队伍的两位大叔,一个华人,一个马来人。我马来文出名的烂,就只好和华人大叔聊天,顺便休息了。大叔爬山的经验很多,今年已经五十三岁了,带了一堆年龄层差不多都一样的朋友来爬,他们的队伍很强,爬山的经验都很足。我和他一面聊天一面用相机拍停在他肩膀上的蝴蝶(我一直在猜测他到底是不是九把刀笔下魔力棒球里面的大叔版现任上帝柯宇恒,但是那马来人怎么看也不像勃起的说**),后面我们的大叔队也到达了。整合了队伍,队形变成四人,影踪,平旦,五月天还有我,和另一个队伍的两位大叔一起出发了。
*这个河边要是不越过河,沿着河边直接走上,就是登上桌椅峰的道路。桌椅峰马来文名字叫 Datuk dan Nenek。
**台湾网路作家九把刀笔下作品之一魔力棒球还有语言的主人翁,身边小弟是勃起。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之前其实我有点看不起前面队伍的两位大叔,五十多岁了肯定是体能不足才留在后面的啦,但是一开始走了以后,当我们四个家伙在进入沼泽区后尽量在比较干的路上东西乱转时,才发现大叔们已经踩着烂泥往前大步走去了。之后我们不晓得走了多远,但是就在我累得快疯掉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大叔们已经开始继续上路,在河边,证明我的体能竟然比不上一个五十三岁的大叔!大叔,总有一天我会向你看齐的!!
接下来的路又是一样的无穷无尽的渡河,五月天说他不懂听谁说只要渡过了九条大河以后就会抵达我们今晚的营地,他喃喃自语地说我们已经走过了大概六条了,我在流冷汗,才不过下午两点多三点,理论上离开老师说的今天预计行走约六至七个小时来看,我们只不过到了半路多一点。。。哪里可能嘛。。。但是不久以后就开始发现这可能性其实是存在的,因为我们面前是一条向上很陡的烂泥路。离开了河流向上爬的话,的确是会越过比较少的大河的。这时候的五月天一点也不象他自己说的,爬山不行,他爬上的斜坡后在那边狂吹紧急笛子催我们快爬上去,那时的我基本上已经在打算等下到底要动用哪项满清十大酷刑去对付他了,老板我的背包很重的啦其实。。。
接下来的路线又在陷入无穷无尽的苦走当中,沿途完全没有风景可言。。。在走了不晓得多久以后,我们开始担心会不会是自己走错路了,我心里开始盘算要是走错路的话,我们要怎么去面对晚上的森林。很恰巧的,我和影踪身上带着同一个帐篷的组件,食物我们也很充裕,食水有点少(小喇叭我们身上有得多是一百家啦)但还是够用一夜的,我也带着一个小炉,有食物水住宿火基本上什么都不必担心了,所以虽然继续走,但是我们已经放慢步伐了。之后一直走到我们终于看到别队的帐篷的时候,时间已经是4.30pm了。由于之前听说好像会有两个营地,不确定这个是不是就是我们要住的那一个,所以我们这四个家伙就直接躺在地上等待后面的大队了。在这时候,之前遇见的两个大叔早就把他们的帐篷搭好了,他们的确比我们厉害很多啦。
从今天早上的出发时间11。30am到4。30pm我们今天包括休息总共走了五个小时。后面队伍大概在40分钟后也陆续到达了。向小黑确定了营地只有这里以后,好,开始搭帐篷!

第一夜
相信我们搭建的并不只是帐篷那么简单,因为这一次在帐篷上面额外盖上的防雨层,我们用绳子绑成框架然后再把三四个帐篷连接在一大片的防雨布下,场面是很壮观的!坦白说这种规模已经有点像贫民区的屋子了。然后在两个帐篷之间最平坦的的空地上我们筑起厨房,准备开始今天节目的高潮,吃晚餐,顺便展现淋漓尽致的腐败哲学!烧饭之前大家都跑到营地边的河里冲凉,怕冷的至少也抹抹身子。这一次感觉上好像没有看到上一次杂娃穿这运动内衣抹身子的超级喷血大放送的大胆镜头,鼻血皇帝翔翔的鼻子看来也没有什么血迹,说真的,感到好像少了些什么似的。。我们都把鞋子和袜子洗得很干净,至少没有泥沙,今天穿着装着泥沙的鞋子走了一整天,现在报复正是好时机!!伟大的紫雨风暴拿出令人惊喜的沐浴三宝:洗发精,沐浴露和洗脸霜,结果广受欢迎,改次真的应该考虑带一些上来卖,生意一定不错的说。其实爬了一天山以后洗干净身子并不是最叫人兴奋的地方,而是你把屁股坐进沁凉的山泉的时候,那种冷的会让你把堆在肚子里忍了三百天即将夺门而出的大便也弄得缩回去的那种刺激感,还有看着你的裤子上的黄泥把你屁股附近的水染成黄色的那种变相的扭曲的视觉刺激,那感觉只能说,海泥个摩门特,要爆了啦~~~
要来的终于还是会到来,躲不了跑不掉,Ladies & Gentleman,今晚的晚餐美味的鸡饭,加上黄豆蛋,咖喱鸡加素食肉块,以及美味的西洋蘑菇汤。虽然这种豪华的餐单是很不错,但是这一切的努力竟然都被隔壁大叔的煎咸鱼给打败了。大叔是一个狡猾的家伙,他在我们还没有开始烧饭,肚子正饿得发慌的摩门特(注:摩门特为英文Moment的译音)以刺激的咸鱼味先攻下我们一城!大叔,明晚还会一起吃饭,你就等着看我们的手段吧,明天是扬压峰顶,腐败天团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话虽然那么说,但是的确我们的或是比起自己人中的其它组别已经算是丰富很多了啦。实在可惜,昨天在怡保遍寻不着便宜的鲍鱼罐头,要不然今晚区区咸鱼实在算不了什么的啦。樱木独家炮制的变异灶头也是吸引了很多的人围观,况且两个团队里最能看的马子都已经集中在我们这边了,成为众人瞩目的一份子已经是意料之内的事情了啦。
山里没有带扑克牌,吃饱了没事做就躺下来聊天,耳边竟然传来二胡声!!我靠,除了Mantaray之外这次我们队里的重型拖拉机(就是背包负重能力加了 Turbo的)全部都在腐败天团里了,竟然还有漏网之鱼狂妄地把二胡背上扬压路上,而且坦白说拉得我不怎么会欣赏的那种水准,我吓得脸青青,立刻睡着!那时候时间大概是晚上八点多吧?
果不其然,半夜十二点,我醒了。外面在下雨,我要以我热情的夜尿为雨天呐喊助威,几经思索,翻来覆去,结果睡在旁边的樱木就出声了。小喇叭,他也是睡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不多久,我们又发现同帐的影踪其实也是醒了的,约好樱木烧开水,我们喝美禄~~我先去小便。樱木很不给脸地把恐龙吵醒,向他要了美禄,准备起来。这是我们的声音已经略具规模了,对面帐的杂娃也是不太睡得着,一堆的夜猫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几句,喝完美禄以后,才抚着暖暖的肚子睡去。雨停了,天开始有点凉,我钻进全世界最温暖的睡袋,一夜无梦。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yaots
  • 好的竹橋是過河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