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484

刚老板叫了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开会,然后说在公司听耳机有违开放式办公室的概念。

我有一种被强奸,却不得不陪笑的感觉。
虽然实在没有力气去辩驳了。看同事辩驳。
要是老板会听的话,他今天就不是老板了。

办公室里有很多小人,很多鸟人
每天说着毫无趣味的笑话,讨论着没有意义的对白
然后为了维持我喜欢的旅游生活,我喜欢的业务员工作
我就要每天忍耐着每天被噪音性骚扰的生活
但是像所有很可怕的狗屁连续剧
终于那个挺着大肚腩的乡下庸俗的财主
要把他那肮脏不堪的,腐烂的阳具
插进我最后一片属于只我自己乐土

粗俗吗?
原来就是那样的感觉,沉默麻木
除了张开双腿我实在想不到其他办法来取代这一切
我想大概生活就是那么一回事
不断的让步,不断的忍受,然后最后自己也不当一回事了

然后就变成一块烂透的
臭鸡掰了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