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2578

从床上起身的时候我几乎是憋着呼吸的,昨晚点的蚊香已经烧光了,蚊子还没有过来。隔床的美国婆睡得很甜,另一个床的瑞士佬也还没有起身,我掂着脚尖慢慢踏过他们的身边的木质地板,尽量发出最小的声响。

梳洗完毕,回到床位把鞋子穿好,昨晚已经把背包收拾好,熟悉的压力,20公斤应该有了。清晨的膝盖因为没有经过足够的暖身,隐隐作痛,能弯曲的角度更少了。

 

很潇洒似的把背包甩往背后,梯级和我的鞋子之间发出倔强的声音。把锁匙留在桌上,掩上熟悉的木板门。

 

清晨六点半。

 

太阳还没有出来,但也是把帽子戴上,朝着红屋的方向走去。

清道夫正在把街道打扫得干净,红屋的外面的走道被水冲洗得湿湿的,我把背包放在种着巨树的小围墙上,朝着巴士来的方向望去,天空已经鱼肚白,抓起相机。

 

我想留住太多的永恒了,却不能如愿。累积了太多的记忆,包袱会把脚步拖慢,但是每一天我们还是要这么样的一站站地走下去,一直到自己把自己压垮。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隐
  • 虽然说背包旅客,一站一站的住,然后走人,
    可是,几天这样下来,回的时候,心中也许会有些不舍吧?
  • 太多的感情有时候会是一个重得扛不起的包袱。
    让自己无情点就是对自己好。

    yasiong 於 2009/04/14 00:56 回覆

  • 680
  • 感情太丰富有时的确是一种负担。。。
    我也希望自己会比较无情一点。。。
    可是做不到。。。
  • 有时候选择权不在我们手上,无情只是一种反射动作。。

    yasiong 於 2009/04/16 07:10 回覆

  • 隱
  • 是啊。重得不得了的包袱。
    有時候對他人有情就是對自己殘忍。
    相反的。。。
    人還是那句話?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很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