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p_image002

我已经忘记是第几次到大山脚街拍了,但是每一次当我住在北海,又想要拍照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大山脚。说起来其实北海可以拍照的地方不少,我揣测,但是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槟岛上乱逛,所以每次想到我要一个人出去乱跑的时候,比较常浮现的会是古迹区,再不然就是海边,甚至坟墓。

 

昨天又再跑去大山脚街拍了。这一次一边吃东西一边乱逛,回家的时候肚子撑得很饱,想到家里还有妈妈煮好的晚饭,冷汗留了一大桶。

clip_image004前几次有想要在下午约日落的时候去巴刹附近拍摄蔬菜批发的场景,这一次刚好碰上了,当让不能错过。话是说有想要拍,但是人在现场望着云层满厚的天,有点叹气。

 

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到了,就把相机拿出来,先随便拍拍,希望等下感觉来了,可以顺利的拍下几张自己喜欢的照片。

 

拍一张大叔在整理运来的蔬菜,我很喜欢类似的构图,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但是那种很生活的感觉加上16:9的宽度,我就是喜欢,哈哈。(摄影是非常个人的嗜好呀)

 

其实类似的街拍我觉得满有难度的,至少对我而言,因为要在看到的那一刹那拍下自己喜欢的moment,又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想好构图,我常常措手不及,框好了构图的时候聚焦就来不及了,要不就是光圈的调整不好,照片过曝或者偏暗。

 

clip_image006走进去玄天庙,玄天上帝的诞辰已经过了,但是桌子上依然供奉着一些祭品,拍了几张照片,还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感觉。看到门外有个老人坐在那边,就拍了几张。老人家已经习惯镜头了,还会对着我微笑,呵呵。斯条慢理地换上我喜欢的50mm标准镜,咔嚓一声,就那么一张。之前他背光的照片很多张我都拍蒙了,好可惜。

 

老人是住在玄天庙外边的流浪汉,在那边住着的流浪汉不止他一人,有些时候我想到底是他们遗弃了自己的人生,还是虽然都很努力,但是机会就是没有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其实我希望他年轻的时候有努力过,虽然他的梦想并不会让他发大财,以致连晚年也是凄凉的,但是至少他有拥抱过自己的梦。这点非常重要。

 

啊,对了,当地人都把玄天庙唤成伯公埕,大概是客家人的影响吧?客家人总是对伯公有莫名的尊敬。我想坐在正中的玄天上市也不会非常介意,大家都是神仙一家亲啦,有香齐齐吃,多好。

 

从玄天庙出来之后还是留在街上乱逛,刚买了一包椰浆饭吃,是在一辆摩托车上买的,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价格不便宜,小的两块半,大的三块半,里面有江鱼仔,鸡肉什么的。打开包装充满期待地吃下第一口,够力,味道不是很行的样子,但是还好刚才有叫了一碟干捞福建面,虽然味道不是很好,但是我觉得还算不错。

clip_image008

之后在路边看到以前和朋友们吃过的,用蒸熟的米饭的鸡饭,虽然肚子已经很饱了,还是忍不住坐下叫了一碟来吃。坦白说味道真得不错,除了上面那块鸡肉以外,散落在白饭周围的是切得细细的烧肉,香味浓郁的卤酱也很够味,里面有一点点烧肉烤焦的香味,淋在造型奇特的白饭上面,啊~~~用来把饭蒸熟的容器就是一边的不锈钢小桶,里面装的是杂菜汤,味道中规中矩,还算不错。

 

路上还拍了一些猫,在觉得开心以后,就闪人回家吃晚餐了,虽然肚子饱得可以。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SK
  • 玄天庙的流浪汉,我也拍过他!
  • 够力,想不到那家伙这样红,难怪拍的时候他老神在在,原来是老经验了!!

    yasiong 於 2009/04/02 13:08 回覆

  • Raymond
  • 那个我们都叫盖饭,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