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航海时代里的马六甲

clip_image002如果粗略地划分的话,西元1500年是欧洲大航海时代的起端,却是明朝禁海令真正实行的开始。大航海时代,葡萄牙算是欧洲的先行者,在那之前欧洲地区所使用的香料主要产地是马来群岛,而回教商人是主要的贸易商。当时香料偏高的价格使葡萄牙舰队对马六甲,当时以香料交易闻名的海港产生占有的兴趣。

 

clip_image004简单的背景补充,葡萄牙舰队在Vasco da Gama 的带领下,于1498年抵达印度,并且在1510年占领印度的果亚(Goa),建立葡萄牙军队在东方的根据地。1509年, Lopez de Sequeira抵达马六甲。两年之后,马六甲沦陷。马六甲的沦陷姑且不论外来因素,其实在最后的二十年间,当时朝廷的内政已经混乱不堪,皇子之间的政权夺位,英明的首相如敦吡叻(Tun Perak)已经去世(1498年),昏君苏丹玛姆又把敦姆达希(Tun Mutahir) 杀害,内患已经让马六甲变得很弱了。

 

在听了回教商人消息,葡萄牙军队抢夺回教商人的香料生意,并且残暴的对待后(回教与基督教之间的恩怨其实早在八次的十字军东征时期就开始了,西元1095~1270年间),苏丹玛姆把当时在马六甲海港做生意的葡萄牙商人全部囚禁起来,消息传到果亚,当时的将领Alfanso de Albuquerque 就有了借口,借此进攻马六甲。

 

可能你会怀疑为什么当时和马六甲关系不错的中国没有派遣军队来帮忙这些隔了南中国海的附属国,那是因为在郑和七下西洋以后明朝的皇帝就推行了禁海令,原因有各种不同的说法,网上资料垂手可得,大家可以自己研究。我不想偏离主题太远。

 

圣地亚哥城门以及A Farmosa 城堡

clip_image006

在经过两个星期的战争后,1511年8月24日,葡萄牙军队占领马六甲,开始长达约130年的统治。从数据看起来这一场战争牺牲的马六甲人不少,因为当时马六甲的军力超过20 000人,而葡萄牙军队不过1300人。武器上的悬殊是肯定的,拿刀枪来和大炮硬干,人再多也只能当炮灰了。

 

clip_image008在1512建立起来的A Farmosa 覆盖的范围非常广,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她的四座城门里面的其中一座而已,就是Porto de Santiago (圣地亚哥城门)。根据马来纪年的记载,葡萄牙建立城堡的主要原因是抵御马六甲皇朝残余势力的进攻,但是以攻占马六甲时的比例看来,平均一个葡萄牙军可以对付16个本地士兵,那么壮大的堡垒是没有必要的。比较可能的是,大航海时代的其他国家也在慢慢崛起,为了确保守住马六甲还有香料生意,这规模的城堡还是有必要的。当时葡萄牙动员马六甲的土劳工建筑了这座城墙厚达三米的城堡,并增建了一座高约四十米的瞭望台以观察马六甲海峡。根据记载,城堡以内建有两座皇宫时的建筑,一座城堡,一个葡萄牙议会的会议厅以及五座教堂。

 

再强的城堡也抵挡不住人类的占有欲,西元1641年,已过七个月的攻击,同样来自欧洲的航海后起之秀荷兰军(VOC, Ver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Dutch East-India Company) 打败马六甲的葡萄牙军队,占有了这座城堡。荷兰军队在修复好战争期间造成的破坏以后,更进一步扩建这座城堡。在荷兰军统治期间,圣地亚哥城门也被改名为威赫姆斯(Wilhemus Bastion)。

clip_image010西元1795年八月,当时的荷兰因为与法国在欧洲的领土战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把马六甲交托给英国代为管理。为了避免外来的势力打败英国夺走这座城堡,英国军队决定把这座大城给完全轰倒。西元1807年,英国人William Farquhar埋下炸药,逐步毁掉这座城堡。正当毁坏工程进行中时,驻新加坡的莱佛士(Sir Stamford Raffles) 以及铭铎公爵(Lord Minto)插手中止,保留下目前我们看到的这一座城门。

从上面的绘图里我们可以看见A Farmosa 里面的三个城门, Middelburg Bastion, Bastion Frederick 以及 Santiago Bastion。

 

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大屋,红屋(Stadthuys

clip_image012沿着以政权转换为主干的时间线走过来,殖民帝国葡萄牙留下来的是葡萄牙城堡(Fortaleza de Malacca),那么荷兰留下来的就是红屋,英国人留下来的是葡萄牙城堡的毁坏。幸好,他们对红屋手下留情,好让我们还有个比较清晰的实体来比对我们对于已经老去的年代的想象。

 

clip_image014荷兰人在1641年1月14日战胜马六甲的葡萄牙势力以后,在后续的几年内开始红屋的建筑工程(很遗憾的,确实的建造日期已经找不到记载了)。当时红屋的主要功用为荷兰人的总监的居所,也是行政中心,还有其他的行政办公室,甚至厨房等等。(那种穿着睡衣的五分钟后可以出现在会议室里面的感觉应该很好吧?)红屋是大航海时期荷兰政权留在远东地区保留得最好的建筑,全屋以红色的砖块建成,墙壁厚度达一米,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战争建筑的杀气以及沧桑,但是其实他的防御功能是很强的。

 

红屋在建好的初期原本是白色的,虽然用了刻意从荷兰运送过来的红砖,但是红屋在建成时外边已经铺盖了一层白灰,由于白灰里面含着蓝靛,在雨天湿气侵入白灰时,白色的墙壁会泛蓝。撇开英国代管期间不算的话,荷兰统治马六甲约184年,是所有殖民势力里统治马六甲最久的。但是英军在1811年时,除了之前把A Farmosa轰剩一个小城门之外,他们也把白色的红屋全部漆成红色,背后揣测看法很多,却都没有一个可靠的定论。1824年,英军和荷兰签署条约,正式接手马六甲管辖权。

clip_image016红屋可贵的地方除了是荷兰人在马六甲留下的遗迹外,对于荷兰人而言,他也有更多的意义。红屋是根据荷兰帝国本土的行政中心(Town Hall)来建筑的, 原建筑座落在Frisian town of Hoorn,那建筑已经在1796年拆除了,所以要看见荷兰红屋唯一的办法就是到马六甲来看了。另外,传说红屋地下也有很多地道,有些可以衔接到圣地亚哥城门,有些可以直通圣保罗山教堂,省直更有地道可以衔接圣彼得山,还有马六甲河岸。但是在1980年,荷兰古建筑保存学家Laurens Vis 察看以后说并没有看到类似地道的构造,但是传说地道的神秘感,依然流传。不说地道的话,其实红屋的地下排水系统也非常完善,只不过现在已经部分被后来增建的建筑物阻塞了。

 

红屋作为行政中心的功用一直延续到1964年,历经荷兰,英国以及马来亚政权的入住,现今已经被修改为一个大博物院,里面有马六甲的历史,郑和下西洋展览馆,教育博物馆,以及街道边的小卖店。虽然如此,厚实的墙壁以及巨大的木门依然,在时间的长河里,像伫立在激流中的巨石,冷看世界。

 

圣约翰堡垒

clip_image018

除了在市中心的红屋以及A Farmorsa 之外,殖民期间,荷兰军队也在圣约翰山建筑堡垒。这堡垒是在186X期间建成的,其中的特点是,这里的大炮队是向着内陆地区的,因为圣约翰山上的堡垒,主要是为了应付由内陆来的攻击,比如柔佛州的马六甲王朝的后代。

clip_image020很矛盾的是,在葡萄牙统治期间,圣约翰山上是一间教堂。在从十字架转换成炮台之间,也许荷兰人真的比葡萄牙人实际,也许就是这个原因,荷兰是殖民马六甲最长时间的势力,而他们的撤离也是通过与英国之间的和约签署,没有再次经过鲜血与生命的洗礼。

Posted by yasio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