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20915

笑脸

我一个人离开大队到山打根去。一个离开队友们两百多公里,或者说,以巴士车费来计算的话,价值马币三十三元的地方去。

凌晨三点抵达预订好的背包客栈,街上冷清,我的心情到了站在床边的时候还是亢奋的。充好相机的电,睡觉。双手抱胸睡,幻想有个抱枕。梦到一个飘着的长发女鬼掐着我的脖子,呼吸困难,醒来。房间空荡荡的,六床房五个床位是空的。海浪轻拍,继续入睡。

山打根看到的人都黑黑的,近海的城市,连空气也飘着海水的咸味。相信很多是印尼人,还有菲律宾人。拿起相机,镜头对面的脸孔热情地笑起来,我有点感动。我有多久没有那样子羞涩却期待的对着别人笑了?也许城市长大的我,根本不曾那样子笑过。简单的食物,小小的生意,温饱知足的日子,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回到这样的日子了。我爱钱。

走了几个地方,发现人们的笑容比起在神山时见到的少很多了,是不是越在艰辛的环境,我们才会珍惜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回亚庇的巴士上和两个华裔妇人聊天,才发现原来华人才是最市侩的。

我并不会以身为华人而感到惭愧,因为我知道,我在这趟独行中,笑容我是一点也不吝啬的。

P1020904

魔术帽子

没有问这位卖Bakso的老兄叫什么名字,我甚至有一阵子连他卖的食物的名字也忘记,但是就是记得他带了一顶很像魔术师的帽子。我的马来话不好,这是真的,就没有多问他为什么会戴了那么一顶的怪帽子,博出位吗?个性吗?商标吗?

我倒问了很多巴沙怎么去的资讯类问题,他听不太懂我的英语化马来语,我也听不太懂他的回答,后来他的客户里有一个听得懂英语的地道山打根人才解答了我所有的问题。

但是到后来,我还是只记得这个戴魔术帽子的仁兄,虽然连他的轮郭也记不起来了。

我就是这样,有点弱智的辨识脸孔的能力,但是对那些有的没的我倒是记得很清楚的。又或者可能,他的那顶帽子真的能够施展魔法,把我迷惑住了,连他的主人的脸也认不出了。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SK
  • 我也常常一个人远行,你的感受我能体会!汶莱的BAKSO也很棒!
  • yyaots
  • 半夜在不知名的旅店醒轉,冷汗和海浪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