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038

在漫长路上徘徊的灵魂

关于亚庇还是京那巴鲁,这一次我觉得重点不在那边。很意外地,神山的日出没有给我最大的感动,反而是在Kundasang的战争纪念馆,给我很大的感触,我选择以这一段,来开始记录我这次的神山行。

纪念馆建来纪念在二战的一个被人遗忘的部分,将近两千个澳洲人以及六百个英国人,士兵,在日本占领新加坡的时候,被关到这里来。他们被分批逼迫从山打根走到Ranau,两百多公里,最后生存的,六人。

纪念馆不外是花花草草,但是我却想到在无人的郊外,光着脚排成一排持续赶路的,衣不蔽体的士兵。赶路的目的不是为了要抵达终点,而是要把他们的所有耗尽在这两百多里的路上,再让别人遗忘。事不关己的当地人看了也觉得心寒,偷偷的帮助他们。人在某种程度的触动下才会牺牲自己的安全,去照顾别人。我可以想象那些赶路的战囚狼狈的模样。

战争没有好人或坏人,高高在上的将军在棋盘上逐鹿天下,尸横遍地流的不是他们的血。战争是愚蠢的。为了杀死你们的人,为了曾被你们杀死的人,但愿失去生命的棋子们,安息。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SK
  • 喜欢以这种方式为游记的开端,有感觉!不愧是九巴刀的刀迷!有江湖味道!
  • 留言真的是对部落客最大的动力呀~~~

    yasiong 於 2008/07/16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