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 Goh 和我)
距离扬压峰两个星期,上一次的游记都还没有写完的时候,乘着那股扬压传下来的热力,毫不犹疑的,在CS Goh的煽风点火之下,就去了桌椅峰。桌椅峰离开扬压风很近,两座山的入口都是在Pos Rengil。记得五月初在离开Pos Rengil的时候和我那队的队员说,原本打算请大家吃的餐费我要改口,要收了,但是收回来的前不会自己私吞,而是把钱拿出来给买点吃的给原著民。另外一个推动我端起在爬山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了。
这次爬山的动机比起以前的几次,多了一份的严肃,认真,虽然我还是继续和大家玩得很高兴。
由于真正筹备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所以大家都不能够在星期五请半天假提早上金马伦(其实像目前这样玩法,假期也所剩无几了),但是由于这一次的队员都是大汉山,西北北的主干分子,装备以及体能上的准备并不是大问题,所以我们一星期以内决定所有的行程,星期五晚上分成两队,分别从吉隆坡以及槟城北海出发。北海组是恶名昭彰的腐败天团,我们下班集合以后什么还没做就有只恐龙提议去Sushi Queen晚餐了。


(西米露)
晚餐以后,恐龙合龙嫂依依不舍了好一会(为批准爬山准证做行使前,为下一次的准证申请方便努力),全部坐上我和哥哥借来的Avanza出发。其实要开中长途车的话,恐龙是个很好的驾驶副手,他绝对不会像我在感到有点困的时候就毫不犹疑的睡觉,从北海到怡保的路途不长,但是坐在后坐的翔翔以及新一代腐败王子影踪已经陷入黑暗了,车里只有九八八DJ还有恐龙在陪伴我。速度不快,因为星期五的晚上,很多车都赶着回家,况且星期一是公共假期,高速公路变成一点也不高速了。
去到怡保先和没有爬山但是绝对腐败的杂瓦会合,然后再一起去吃晚餐。。。没错,就是我们已经在北海已经花了好一笔钱吃的晚餐,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腐败到极致后再努力的爬山,呵呵呵呵呵。这一餐实在是穷凶恶极,我们去怡保的糖水街,到杂瓦强力推荐的西米露档口,由于决定不了到底要叫哪一个口味才好,结论就是十个口味我们全叫了。除了西米露我也叫了云吞面还有炒粉,影踪叫了及第炒粉,口味都很简单,一个字,咸!干掉西米露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知道比我们迟出发的吉隆坡队已经开始上山了,善良的翔翔帮他们打包点吃的以后,送杂娃回家,我们也出发了。对了,真得很感谢已经褫职没有收入准备出国的杂娃慷慨的推荐并请了我们一餐好那么吃的西米露,我满脑子想的是食神里面特写薛家燕在大大块的叉烧上打滚的镜头,以及经典对白:“叉烧呀,好好味的叉烧呀,要是以后我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叉烧怎么办?“。
晚上开车上山的路总是很危险的,再遇上我这个极度怕死的驾驶手,在热烈讨论完杂娃妹妹的背影这个很有吸引力的话题以后,路上醒着的再一次只剩下恐龙和我,连九八八的DJ也因为收讯不好离我们而去了。晚上从Simpang Pulai上金马伦的路线大部分都满单调的,而且黑漆漆的一盏路灯都没有,恐龙不断提醒我什么时候要打高灯,前面有对头车开来的时候再提醒我打回低灯。但是在快到Kampung Raja的时候突然景色变了,山上有很多间温室,灯泡的光透过槊料墙投射出来的,一间间的,遍山遍野很漂亮却很不环保。说真的当时我们已经累得可以了,相机的三脚架也埋在背包里,所以我没有很三八的停车下来拍照,我想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再来一次。到关帝庙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看到CS Goh的车停在那边我本来还以为有什么好地方睡觉,结果现在才发现我们今晚的睡房是关帝庙做大戏的舞台,顶。。。虽然很累但是还是和Mantaray, 翔还有小弟跑去外面乱乱拍照,一直到企图大大不出的便以后我们才睡觉。


(出发)
早上睡醒换衣一如往常,然后到Kg Raja吃早餐,然后回到关帝庙,四轮驱动车来,出发!这个司机比较温柔,已经知道颠簸的路变得没那么难过,到了Pos Rengil前面的激流那边,司机亲切地载我们越过河,我人生的第一次,坐四轮过河,又没有了~~看到上一次害魔鬼鱼险掉下河的烂竹桥已经被改建得很漂亮了,问了村长Bapak,他说上次我们离开以后他们就已经盖好了,实在感动。我们在村里找开路的山导,这一次村长亲自为我们带路,呵呵。


(马来婆)
出发的路上我们遇见另外一个马来队伍,他们也是上桌椅峰的,其中有一个体型娇小的马来婆就是我在网上找资料的时候拜访过的Adik Rimba,当然人际关系很随和(随便)的老吴和她哈拉起来,我们不要浪费时间看他好色的鸟样,反正前半段的路线我们都已经知道,就直接出发了。和扬压时候一样,及腰的激流,了无尽头的Jungle Trekking,独木桥,不自觉我们到了分岔路的河边,坐下来小休一下,老吴吵了一天要大便,就等他酝酿粪意。等到马来队伍都追上我们了他还没有大出来,不管那么多了,我们继续走。
分岔路以后进入竹林区,这时候领头的老吴就开始表演了,横在路上的绿色的竹子他两刀就解决了,枯黄的海碗粗的枯竹也被他的齐眉藤杖一杖扫断,本来以为他拿了根没用的打狗棒来抠他大不出来的大便,原来用处是这么大的。真是根强悍的搅屎棍。。


(村长)
走了大概两小时,我们来到一个以前老吴曾扎营的地方,我们竟然拿出炉具烧起茶来。我们的打算不简单,因为在竹林里很多的竹子倒下来,一路上走在前面的我们,尤其是老吴,都得负起开路的责任,后来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很贼的叫我们让路给马来队伍,让他们先帮我们把路开好,哈哈哈哈哈。马来人前锋队伍走过,他们的后方队是一个弱得不行的阿姨,好像是Adik Rimda的妈妈诸如此类的,但是说真的Adik Rimba样子虽然有点甜,但是仔细看起来其实也没怎么能看,所以我就停止打量这堆人了。话说起来,反而他们的前发队伍里成为大家话题的穿青衣的另外一个马来婆反而还比较有看头。
接下来的路线和别的山没什么差别,一直到将近营地之前,来到一个叫我们全部都害怕的长命坡。虽然听吉隆坡的队友说比起怒望这条坡还算可以而已,但是看他们喘得痛苦的样子,其实和我们也差不多啦,哈哈哈哈哈哈。在这里我们全面超越马来人的中队,包头的没有包头的,统统都被我们抛在后面~~他们的前锋队伍的其中一个成员,Mr Predator (我们给他的外号,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很像)在抵达最后水源以后往后走,遇见并告诉我们目的地不远,就走去支援他们的后方队伍了。


(烧鸭)
早上九点四十分出发,下午约四点半,在爬过了约四十五分钟的长命坡以后,我们来到桌椅峰的最后水源,计划中的扎营地。马来队的先发队伍里的身材健美的马来婆也在那边休息,看他们后面的队友的样子,今天攻顶是不可能的了。在一番讨论以后,我们也照原定计划在这里扎营。期待中的晚餐时间,恐龙最大的负担烧鸭,我最大的负担鲍鱼鱼翅和疯狂的蛋炒腊肠,今晚解决。老吴自以为很腐败的烧肉和我们的超级腐败晚餐比起来,简直是挂炉鸡和印度煎饼的差别,完全没得看啦。(话说今天早上他拿烧肉出来炫耀的时候还被我当着他的面抢掉一块来吃,想起他那惊讶混合不舍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吃饱后大家聊天打屁,原本计划要喝红酒的(对,没错,体力超棒的小弟把红酒一瓶扛上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看起来大家都满困了,就把红酒浸在冰凉的河水里,大家睡觉去。


(山顶)
第二条早上七点四十分出发,我们把帐篷都留在营地,轻装攻顶,迎接充满朝气干劲的我们的,竟然是他妈的另外一条长命坡!长命坡的尽头是竹子林,然后我们去到岩壁。这里地形满危险的,昨天要是我们没有在最后水源扎营的话,这里就是最后一个营地了。老实说这里的地形不平,但是为了日出的话,在装备尽量减轻的情况下,这里会是最好的扎营点。比起老吴预计的两小时,我们在约一小时就攻顶了,虽然没有日出,但是所谓的360度完美视野在这里实现,西北北,东北北整个主干山脉一望无遗,我想起去年年尾的永巴峰,加永峰,还有永远被云层围绕的哥木峰,真的,西北北的队友们,好希望你们现在都在这里,我们可以一起笑看我们的足迹;前两周我第一次匆忙飞车的扬压如此清晰,扬压的队友们,你们现在在干些什么?
特意留在现在才来特别声明,这一次的队友都是西北北以及扬压认识的重型拖拉机勇士,六个男生在一起的时候,毫无疑问的麻甩佬症状尽显无遗,我们努力的冲锋,现在在近乎完美的桌椅峰上,我们把红酒打开,疯狂高歌,虽然我不能喝酒,但是还是大喝了两口,坦白说,虽然桌椅峰没有可爱的女孩子,一路上的风景没什么出色,但是我真得觉得这一次是我有生以来爬山爬得最过瘾的一次!


(喝酒)
拍照,喝酒,高歌,在走回营地的时候,喝了酒的我心跳的超快的,真的岁月不留人呀(虽然我以前就不会喝酒了,哈哈哈哈哈),在体能急降的情况下,终于我的膝盖开始觉得痛了。我觉得一路上虽然我走得很快,但是每一次的落脚我都有小心地迁就膝盖的着力点,所以扬压回来以后我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一段向下很急的路上,喝了酒精神集中力没有那么高,短短不到半小时内我就把自己弄伤了。左脚的膝盖的着力点一错的话,韧带感觉就会像针刺一样,很痛。回到营地以后,我坐在一边休息,感谢同帐的恐龙以及影踪帮忙把帐收了,我躺在地上尽量稳定喝酒后过激的心跳,还有观察膝盖的伤要在什么情况下才不会恶化。
下着第一天爬上来的长命坡的时候,我小心翼翼,队友们尤其是影踪很体谅地让我走在前面,虽然没说出来,但是我是很感激的。走过长命坡以后,一踏上平地,我立刻把速度提高,走在后面的队友们应该憋得很闷了,Let’s Rock!! 我们长驱直下,一直走到第一天我们停下来烧茶等马来队伍开路的小河边才停下来等老吴。毫无疑问的,我们又再把炉具拿出来烧茶喝,呵呵呵呵,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还在喝完茶以后,继续泡可可喝,实在厉害!等到老吴来以后,我们继续腐败,一直到老吴也忍不住了,先行上路,呵呵呵呵呵呵。
以现在队伍的实力,追上老吴不是问题啦,在走到桌椅扬压分岔路后,老吴停下来吃点东西,我们继续随着Bapak赶路。这一路上我发觉其实Bapak的速度是非常可怕的,我紧紧地跟着他,后面恐龙还有影踪在那边唱歌我也不敢加入,这一段路是绝对的闷,要不是紧紧跟着Bapak我怕以我自己的意志力,不晓得我要停多少次。我听到走在后面的影踪停下来绑了两次鞋带,然后就不见了,翔翔小弟的声音也不见,只剩下恐龙还在后面努力。


(大王花)
一直到看见及腰激流以后,我渡河,然后再下一条小溪那边冲凉,Bapak则跑去大河那边冲凉,一直到队友们全部都越过我以后,我才慢慢爬起来继续走回Pos Rengil.
回到Pos Rengil以后,在Bapak 的带领下,我们跑去看莱佛氏花。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人生的第一次的大王花会是在金马伦看到的。大家都很兴奋的拿出相机狂拍,我相信除了Bapak以外,这次的大王画都是我们生命力的第一朵大王花吧。很高兴Bapak了解带队来参观可以比把大王花砍掉赚更多钱,虽然可能会多很多脚印的践踏,但是至少不会让这样罕见的花在短短几分钟里面就消失。Pos Rengil的朋友,你们是大王花的守护者,希望你们可以坚持Bapak的做法,一代代的传承下去,别为了赚快钱把大自然给与你们的资产挥霍掉。
今晚的晚餐也是很丰富的肉骨茶,以及咖喱鸡,剩下的金针鸡汤实在是喝不了了,就送给原著民。我们在Bapak的屋子下一面吃东西一面聊天,感觉很好,魔鬼鱼,小弟以及翔翔把脚放在Bapak起的火堆边烤,实在腐败得不得了。就这样聊到睡意涌来,我们住进Bapak的家里,虽然空空的四面木墙,但是比起在外面的寒风里,这里舒服很多了。第一次住在这样的小木屋,呵呵呵呵,这一趟我的好多第一次没了~~


(背影)
又是早上,一边和大家聊天,一边等四轮驱动前来,早餐待会将在Kg Raja解决。这次爬桌椅峰的感觉,除了有点被长命坡吓到之外,一路上心里感觉都是暖暖的,满满的。重型拖拉机冲锋队员:恐龙,影踪,翔翔,魔鬼鱼,小弟还有最弱的我。很好玩的队长 CS Goh。非常有型的Pos Rengil 村长, Bapak。这一次没有完成的,侧看桌椅峰的计划,等魔鬼鱼从中东回来的时候,可以的话,我们再去实践!

后记:
这一次在第一晚的扎营地点大家意见有一点分岔,很高兴大家都能彼此谅解包容,我个人的感觉是,爬山最重要的是安全,整个队伍的状态都要纳入考虑之内,很不好意思让魔鬼鱼错过了他珍藏的每一个山峰的日出,但是这一次包括队长以及山导八个人里面的任何一个人要是觉得体能上真得不能再继续的话,其他的七个人都必须顾虑到他的感受,以及自己的坚持背后可能带来的后果。我爬山喜欢豪迈地冲到很累,但是更希望大家能很高兴地一起出发,一起安全归来。
真的这一次的队伍让我有非常多的感触,也感谢大家了解我老头子体力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好,这样棒的队伍,让我开始想象我们走在查玛~乌鲁士拔的路上,那愉快地感觉了。

后记02:
由于一直提不起劲把这篇游记写完,现在的我坐在Sunway Carnival里的Startbucks三个半小时以后,终于简陋地把这东西一次过敲出来了。比起扬压的游记虽然真的写得很随便,也很简单,但是我想在我扬压写得很累的时候,我发觉我要追求的并不是其他有的没的,而是给与自己的一个记录,所以这种速战速决的态度,可能也是我现在情绪上的一种写照,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比起扬压峰的近两万个字,这一次虽然是由五千字,但是真的,其中的感觉却丰富很多。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