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是岸
今天早上我依然是被别人的声音吵醒的,我听到樱木在叫杂娃去拍日出,我依然对我的睡袋非常的满意,为了山顶的气候昨晚我刻意穿长袖衣裤睡觉,果然保暖效果与周围的气温配合得刚刚好,一点也不会嫌太冷或者太热。在成功把杂娃叫醒以后总算他还给我点面子地问我要不要去看日出,人老珠黄的我既然喷到虽然有点敷衍的邀约但是我也不能介意太多了,把相机包包一拉就跑到外面去,跑到完美的地点时那边已经挤满人了,我静静地呆在一角等待机会,一有机会就挤到前排的好位子上,背了那么多天3公斤出头的相机包包,花了快两千块钱买的广角镜头,为的就是这一刻!!太阳还在晨雾中要出不出的,我开始觉得有点赌烂了,就热身一下,先拍拍天空的背景以调好相机设定。说到相机的设定其实我也不是很行,但是起码的乔一下是免不了的,单反数码很惹眼的。。。太阳出来了!!从不同的角度,在有限的空间手里有拿相机的人都在努力地复刻画面,没有相机的也努力的以他们的眼睛以及身上的每一条神经感受扬压峰的日出复制回忆。其实我很感激我的父母让我掌握至少其中一种语文,而且程度足以让我表达我想要表达的事情,但是在这时候,我的脑子却忙得很,一方面要把我觉得漂亮的画面留下,另一方面也要努力地去深刻感受那感觉,回去以后才能够写出我的印象。其实我的记忆力非常不好,光看着山本身的形状我实在是背不出哪一座山就是什么山之类的,但是我还是很投入的享受山顶冰凉的空气加上阳光的温暖,以及很重要的,大家一起对日出的期待。
拍完这个角度的日出,尽情想象着我在柔软的云海云海里打滚的香艳画面后,樱木领头到另外一个角度,一个很小喇叭的角度,因为那是要爬上灌木丛以轻功的身形来站在树顶的一个角落,我有绝对的把握当我也爬上那个点以后,会变成近代史上最多人陪葬的平民,所以我很老实地把我的相机交给樱木要他帮我拍几张,然后就跑回营帐张罗今天早上充满天地灵气的大便地点了。大便的地方是昨晚摸黑集体大便的腐败事发地点,当阳光把所有隐藏罪恶的黑暗全都驱走以后,展现面前的是史上最叫人讶异的乱葬岗,白色的裹尸布俯拾皆是,异味不断飘来,我偶遇昨晚不小心被我遗留在这里的艺术品,原来我创作的地方要实在没有黑夜掩护下能很轻易的被队友看到的,看在我的作品如此完美,那就让他和完美的扬压峰长相厮守吧,他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由于顾虑到他们膝下尤虚,我决定在给他们创造多一个孩子。在创造的同时我还是在回味昨晚门神与现代 Performing Art之间的关系,大完以后才惊觉这个孩子做得有一点大,没办法,就算是比较大型的孩子,如我,才能给我父母更好的照顾吧(农耕社会的想法呵呵呵呵呵呵呵)。
大好以后例行的收拾帐篷,拍照片,我拿出我马子坚持我要带来的四不像拍合照,高高兴兴,下山去~~

王者回归
和快跑王子影踪的无影腿一起出发,其实我的压力很大的,因为在沿着原路攀下苔藓森林的时候,他像一台已经热好的超级跑车因为堵车被困在车龙里,屁股扑扑扑不耐烦的排着废气,先发队伍已经看不见踪影了,我们跟在老师的后面。老师下山其实很有自己的一套,动作缓慢但是却四平八稳,印象中应该没有看过老师扑街,和影踪的超级跑车相比,老师比较像一台本田圆灯C70,排气量不大,顶速不高,但是载了重量爬山还是平平稳稳的,连排气都是很稳定的。跟在老师后面的是一个女孩子,名字非常好听,叫竹君。我和竹君没有什么讲到话,因为她看起来好像很沉默的样子,有点像变相的严肃。我对于严肃的人总有难以面对的恐惧感。竹君下山的方式也是很特别的,小心翼翼,看起来却没有老师的沉稳,感觉她好像在追着前面,又担心顶到后面人的路,瞻前顾后的,看了也为她觉得辛苦(以上纯粹乱乱猜测,讲错的话不要干掉我)。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过了最危险的路段以后,老师终于放心的让我们超车。接下来的路虽然没有烂泥也没有大树根,但是一路上落叶极多,影踪已经开始加速,我在后面狂追,实在不了解为什么他的脚看起来不会比我的长,但是走起路来会比我快那么多,搞不好这家伙已经保住了他的童男之身,练成了旷世大法玉男心经,练精化气的修为已经炉火纯青了,再加上李小龙生前苦研未竟的迷踪拳的腿法,双脚可以在别人没察觉的时候长长五公分??!!小喇叭这家伙虽然道德不好但是练起拳来还真的是一板一眼毫不模糊,看起来满清十大酷刑是没有什么意思了的,应该去水晶湖找来找变态杀人魔过来偷偷用电锯把他干掉,免得未来危害众生。
称赞的话总是不可以说得太多的,我这边还没想完他那边就在为了很滑的地面频频摔坐在地上了,我心里暗笑,虽然我摔倒的次数比他多很多,但是看着别人摔倒,尤其是高手,总会让人觉得心情莫名的愉快。半路上我们终于看到前发队伍了,其中一个大叔水源不够,很幸运的腐败天团的团员们都了解我除了吹水之外喝水也和很凶,所以就给了我蛮多的水。我停下来把一半的水传给大叔的时候,影踪竟然拿出他还剩半瓶的一百加滋的一声打开喝起来,还好他很识做地与我们分享,要不然的话他肯定会在半路消失,那瓶一百加就会神秘的出现在我的背包里面,争先恐后地等我的宠幸,然我把它们变成我的汗水以及尿水。勉为其难的喝了没有道德的人的水一口以后,他毫不犹疑的点燃他的Turbo,一下子就冲了出去,我算是本田牌的EX5,开不快却也要勉勉强强地跟着,半走半跑的情况下,我累得几乎把我的肺给喘出来了。努力的结果总是甜美的,我们在最后水源点上,看到了一路以来连膛乎其背都没有机会的小黑,和昨天一样坐在河边的大石上休息。问他为什么停了下来,他说因为他没有穿紧身裤,湿水的裤子和他的大腿之间的摩擦把他很靠近他老二的部位磨破了皮,痛得很。我还没有好心到去帮他医老二,就和影踪继续往前走了。小黑在后面跟上来,动作还是很利落,像昨天一样在同一条河的两岸穿梭,在渡过激流的时候我和影踪都扑了几次街,当脚敲到水里的石头的时候,那种痛是不普通的,那种痛的同时也酸到心里面去的感觉,没亲身体验真的很难了解。
上午九点五十分从扬压峰顶营地出发,快步走了两个小时半,中午的12.20终于我们回到了前晚的营地。因为老师的特别吩咐我们必须在这里等大队抵达以后才可以继续出发,我们应该把身份调整为王族,就到河边去接受河水姑娘的按摩吧~~像两个皇帝,我们慢条斯理的冲凉,弥补昨晚山顶没有水冲凉的遗憾,影踪把他的洗发水,沐浴露搬出来,由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接下来虽然没有洗脚水可能被别人喝到的快感,但是我也是把我的鞋子和袜子的里里外外洗得很干净,要不然怎么办?我们都走得那么快,要等那么久~~~~哈哈哈哈哈哈哈。

非凡的享受只在非凡的努力过后
有时走得太快的话也是一种烦恼,就像现在那样子,我们澡也洗得很干净了,身上穿得也洗得很干净了,但是只是看到前面的几个人走到而已,估计时间应该还剩下很多,要怎么去好好的利用之前那一段拼了我们老命争取回来的额外时间呢?全能的影踪总是有很多不像样的注意,每次都害得我们被别人羡慕又妒嫉,这一次他的馊主意是开炉煮蘑菇汤来喝。什么话?当然没有问题!!只看见他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大袋子出来,我心里一惊!!这种特异功能在传说中的圣诞老人身上才会显现,是一种喜欢穿红衣服的色老头在没有马子大半辈子以后才会长成的,想不到影踪年纪轻轻就已经具备了这种罕见的能力,他的背后一定有过人的辛酸和惨痛的回忆,我不敢直视他的双眼,怕他发觉我热泪盈眶,两个男人间出现不该有的尴尬,所以就把视线转移到他手上皱兮兮苍白的槊胶袋里面。胶袋显出不该有的沉重,我越发心虚,跑去装水和把炉子起火,影踪不发一语,气氛凝重。两包够吗?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狠毒,仿佛我窥视了他最灰暗的回忆,丹田酝酿起最没有人性的招数,陡然散出的杀气把一直飞过他身边的沙蚊震落,另外一只在他颈项吸着一半血突然鲜血由肛门那边激喷而出,当场死亡,留下触目惊心的血迹;我沉默不语,煮起汤来,用已经不是童子的躯体运起童子功的退化版混元劲,一股暖气运行大小两周天,汤滚,脚步声响起,我一分神,内力由屁门狂泻,放了一粒很长的屁,樱木恐龙杂娃那一队走来,影踪青筋浮现的手立刻松懈,也放了一粒屁,二话不说,先一起把汤喝上几口,免得被别人抢完!
在第一营地逗留了将近一小时以后,伟大的甘道夫干老师终于批准我们继续启程,不管樱木他们假死假死挡着道路想要把影踪身上神秘袋子里的宝物全部抢光的邪恶意图,施展移形幻影继续往前飞驰!在沉醉在少林寺六师弟亲传的轻功水上漂带来的快感的时候我施展藤原托海在秋明山落山道的杀手锏漂移的时候我心境清明的心眼感到一股邪气,硬生生地把我和影踪的身影定步,眼前一道黑影跳过,不是说我开玩笑,是蛇!虽然说我生肖是蛇,但是我对于眼前这一头贼头贼脑口里含着青蛙的头把自己的鼻端凑到青蛙屁股前嗅着,一身蛊惑仔般和银黑相间打扮的家伙实在是提不起丝毫的认同感,所以我们就在那边大眼瞪小眼,我悄悄后退要把我的相机换上射鸟镜的时候,樱木他们走来,我分神望了他们一眼,一粒屁又再次夺门而出,如释重担的蛊惑蛇立刻乘杀气消耗殆尽的那一个摩门特溜走,射鸟镜头不但没射到鸟,连一条蛇也射不到,呜呼哀哉。这些人总有办法宣泄我的杀气,不行不行,偷偷干了影踪一脚,你什么时候看到秋明山落山道还没有跑完就停车的藤原托海?飘移大法的确是,行!

跨越时空的不伦恋情
这个时候的影踪我很确定是吃了太多的野番薯,无时无刻不喷出的屁变成我这辆AE86没有的Turbo把他那一点也不曼妙身体像不用本钱买汽油似的往前推,我想起以前一部郑依健主演的老旧赛街车电影,这里他没有一条女抓着他的手叫他不要吃摇头丸来克服速度带来的恐惧感,所以一面嗅着他的屁一面狂追着他的背影,我度过爬山生涯以来最痛苦的一次经历。当我们抵达第一天要渡过的大河边时,我已经累得不行了。回想着一路上的单调的景色到今天为止我都还狂流冷汗,你想象在一个扮忧郁沉默不语低头赶路男人的背后嗅屁加上一成不变的植物植物植物还要很小心地把双手往自己的身边靠拢避免我过于庞大的体积叨扰到路边勤力采蜜的小蜜蜂,嗡嗡嗡的小蜜蜂看起来很勤力但其实都是一堆对自己薪资不满的小员工,压抑很久的工作怒气在被别人搞到以后就会疯狂的发泄出来,队友里有一个家伙平时看起来身材就不怎么纤细,结果在这一段路上他果然成为终极大赢家,被蜜蜂叮了三处,脸立刻发白肿胀得像一个刚出炉的大包,但是看起来纤细斯文的平旦也被叮了一口,应该是好色本性不改想要偷摸蜜蜂的屁股才会出事的。其实有个理论,在一个队伍分成前锋,主队以及后卫的队形的时候,要是经过有蜜蜂的高风险区时,主队将会是面对最高风险的一群,理由是前锋行走很快,但是已经把蜂群干扰,主队走来的时候速度不快,被干扰的蜂群很容易找到发泄的目标,而后卫抵达的时候,通常蜂群都已经得到充分的发泄,不去鸟后卫队了。我和影踪在河边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久好久,才看到阿伦走来,然后又等了好久,大家才陆陆续续走到。
过河的时候我充分发挥群体的精神,和队伍里的重型拖拉机份子组成人桥把大家的大背包送过对岸,可怜的恐龙在工作过程中痛失红丸,被队伍里的一位大哥由后往前紧抱把他的处男地开垦,虽然开垦荒地对于原著民实在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但是恐龙依然发出亢奋的呐喊,一头史前生物和一位老实上班族的爱苗渐渐萌芽,叔叔我看了实在是老怀欣慰呀。等到大家都全部抵达过河后,天色已经有点发黑了,面前还有与半小时的宽阔黄泥路,肚子饿了,肚子饿了,快快快!!!

最后一夜
今晚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了,从扬压峰顶直接冲到入口处的Pos Rengil,我们快手快脚把帐篷搭起,然后冲去洗澡。杂娃在回程上应该是非常挂不住了,脸色发白的坐在一边看我们搭帐篷,我想除了我们前锋在她抵达之前已经搭好帐篷之外,每一次她都有在帮忙,而且很热情地参与,并且用她很火热的战衣鼓舞着大家的士气,今天帐篷一搭好之后她随便的抹了抹身体以后就跑进去休息了,还吞了神奇白色小药丸班那度,真可怜。今天的帐篷队形抄袭美国的五角大厦,但是由于中间的空地太大,反而失去了大家聚在一起煮东西的热闹感觉,要是原本的三帐队形就好了啦,真是的。今天的晚餐是腊肠多过蛋的超级豪华版腊肠炒蛋,代表性的Rendang咖喱鸡,还有十全大补的紫菜汤,内含冬粉木耳等一大堆脱水材料,鉴于第一天口碑极佳所以在海南鸡饭和Nasi Briani之间我们选择了前者。今天的晚餐一样腐败冠全场,量也多得吃都吃不完,实在是地狱式的大胃王训练班。吃完晚饭以后一大堆人集合在我的帐篷后边吹水,我累毙了,躲在帐篷里面偷听,从鬼故事到有人以为这次登山还有包吃包住,我睡着了。
半夜起来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睡着了,樱木恐龙和杂娃在外面拍摄飞蛾,我走去上山的黑暗路上拍摄夜空。深山夜里,原本以为可以拍到毫无光害的星空,哪里知道原来这里也有街灯的痕迹,计划宣告失败。
其实爬山在去年尾对我来说还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西北北离开的时候我觉得非常舍不得,但是在扬亚峰离开前的这一夜,感性的情绪已经减少很多,相对的我也有比较多的时间去看看周围发生的事情,思考的空间也变得比较多了。我知道扬压脚下的这里将不会是最后一次来到,因为这里也是桌椅峰,布布峰的起点站,除非,我不再爬山了,虽然目前看起来,可能性不大。
睡觉吧。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yaots
  • 麻煩排版一下,擠成一堆UNCLE看了有點頭暈。
  • 平旦
  • 连大便都形容到那么精彩... 厉害哦...
    可以去写小说了...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