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饼
近来听了马来西亚一个乐团“慢行”的歌,想起软硬天师,把emule打开,尽情的下载他们很很久以前的专辑。
我肯定比较年轻的一代都没有听过软硬天师这个香港组合,连上去You Tube也找不到他们的歌,稀有程度可见一斑。成员单飞以后大家应该都有印象,软天师葛民辉在电影荧幕里面断断续续有出现,扮演搞笑的角色,很可惜演技过火,看了觉得有点肉麻。硬天师林海峰个人专辑还是有出,专注在玩弄DJ的混音,虽然说满受到肯定,可惜也不是主流音乐排行榜上的份子。几年以前他们有出来搞过联欢会,热闹了一下后又不见了。娱乐圈什么事情都很快被人淡忘,不值得惊讶。
但凭这一页就证明我是个很有资历的老饼。
我最喜欢的专辑是我第一张买的他们的专辑,广播道杀人事件,“我歌神,疯魔几百万人。。。“那个年代这种三八,很少见。今天再听回,听的已经是我的回忆了。就凭他们全面的音乐才能,星光帮比起来,算什么东西??!!
我还是认为,好的歌手才能最好要全面性,声音要个性鲜明,音质好不好不是很大问题,唱功好不好也不是决定性的,最重要的是听众一听就可以毫无疑问的认出是你的声音,那才算成功。
听了觉得不以为然?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老饼,谈的是创世纪时发生的事情,年轻人,不会懂的啦~~

毛病
公司的厕所坏了。今天早上跑进去的时候几乎晕掉,连每天早上虽然不准时,但却也很少缺席的大便也被我用内功狠狠压下去。留在里面,我会死掉。
毛着胆子,我踏进去憋着气在有限的时间往里面观看,原来是男厕里专有的尿兜塞住了,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一起阻塞了。虽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两潭浑水,发出惊动万教的气味,亲爱的同事们,我们男性的族群很少,这样很可能连我们昨天吃了什么气味较强的东西都会被人猜到了,这怎么可以原谅??!!
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潜在客户审查公司的品管系统,派来的样子看起来满善良的老头子人还不错,可惜在没有留意的时候他已经走进去了。出来的时候虽然看起来他还是那么善良,但是我知道他只剩下十份一的清醒了。很臭!!真的很很很很臭!!!我偷笑的同时看要是这次的审查会过关,就是那家伙的脑袋被臭坏了,我公司的品管系统比坏掉的厕所还要烂啦。。。
这就是我上班的地方,看起来毛病很多,其实内在毛病更多的烂地方。

交货期
很可笑又很可怜的同事,是来自一个效率不高的公司,我工作的公司。我是业务员。
他喜欢在没有订单的时候吵我要订单,订单进来以后又做不出来,叫他和老板争取又没有种,乱吠的时候又要把邮件cc给客户,被客户干的时候又要吵痛,结果,货还是弄不出来。自认为很有同情心的我一向以来都对他好声好气,但是就算要做好人也总得有一个期限,每次说说两句又吵又去老板面前撒娇,这样子实在不行。。。
看来我的交货期可以牵动他们的工作经期,每次大订单进来他们就要经痛一次,希望他们快点找到经痛药,不然的话我就会被他们反向感染,变成头痛了。

冷言冷语
我说话一向来很刻薄,我是说在我不爽的时候,从来不会给人面子。我坚持君子动口不动手,但是为了预防和不君子的人打交道,我也是潜在的暴力分子。
其实要冷言冷语很不简单,随便说话是很难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你要很熟悉那个人,知道他最忌讳的东西是什么,然后在他面前的时候不可以直接说出来,但是要把他的弱点用你德优点来包装过后,才在公开讨论的场合,又要他恰巧也在场的时候,高调地说出来,表情要做成“哎呀,我这么厉害说真的我也真的没办法呢~~ “,再很不小心地跳他出来问“对不对?”,预设的问题需要预设的答案,大家都知道,要是答案不如你所愿,大家只会暗地里怪他不够合群,把他的分数扣多一点。
冷言冷语之后,你得到的不只是内心无法言喻的兴奋和满足感,还有别人的认同,别人对他的不认同,以及起码的,你对于自己观察力的挑战,临场说话的表现能力,还有参与对话的人群的情绪感染,控制能力。最重要的,是影响你的敌人,让他很不爽,作出错的决策。
别说我很坏,好人在这个世界全死光了,都被坏人害死了。现在,我们只是一大群的坏人,自相残杀。

时间
时间有时候很可爱,很快就飞掉了,但是却让自己回味无穷;不可爱的时候,慢吞吞的,想要转快点却又还没有办法。
但是一辈子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我不断提醒自己,尽量在维持不错的生活品质的前提下,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鬼婆和鬼佬
美国区的经理是个老女人,专业的业务员,服务的主要客户是我老板以及他的老豆。我叫他鬼婆。种族歧视是免不了的,谁叫她又老又难看。该死。
自认为是一个满尽责的业务,在能力所及的范围里我会尽量把订单带回公司,忙得生产部天天鬼叫,加班加到他们不想再加。鬼婆工作方式会比较轻松,她一个星期到公司上班一次,业绩从来没见什么起色,是长平公主老了以后的写照,业绩长平。鬼婆的创意爆点,专做一些有的没的,会把工作带给别人,却不会把生意带回公司。
后来我老板觉得不够好玩,就请多一个家伙回来,是个英国人,老样子,进来公司已经一年多了,什么狗屁业务也没有带进来。老板把我编进他的队里,他是国际业务的头头,我叫他鬼佬。鬼佬的专业技能比较不同,他的专业是交报告,就是要不同的区域经理交报告这个那个的。
要是能帮我帮促进业务的纸上作业,能做得我都已经做了,没有用的那些,你打死我也不会去做的,我宁可上班和朋友线上聊天。所以小弟我是唯一一个没有交报告给他的。他催过两次,我叫他把报告以及如何才能促进业务的联系告诉我,然后他没回信,也从此不再向我要报告了。记得去年尾和老板谈配套以及续约的时候老板希望我能给他点面子,偶尔交一些报告。我问老板同样的问题,报告和业务的直接联系,再一次,我老板回答不了,他主动把话题转掉。
我想告诉他,我是少见的好人,相信我,他就会得救。鬼佬和鬼婆,名字里面已经有一个鬼字了,那里可以相信的?
(暗自在想我到底什么时候会被炒掉?哈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yaots
  • 老餅!

    你是老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