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六号的晚上,我出席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在韩将学院大草场的政治讲座。报纸说那晚大概有三万人,现场民主行动党的发言人说预计六万人。在现场的我不晓得到底有多少人,但是我只感觉到一场风暴的来临,像一个饥渴已久的怨妇急需找到一个懂得她的好处的男人,好几万个出席者渴望表现出他们想要求变的心情。我全程热情参与,感觉与有荣焉。感谢我的孤陋寡闻,不曾见过那么壮观的场面,那一夜,我兴奋得久久不能自己,就算已经回到家,洗了澡,躺在冷气房舒服的被窝里面。
我说过我对政治不热心,只不过这一次我看到之前太多太多主流执政党派对于相对较弱势的执政党派的欺压,无论从行政方面,还是肤色方面,让我感到了对主流执政党派的愤怒,以及对于弱势执政党派的失望,所以我想,就让在野党试看看。他们可能组织相对来说比较松散,但是起码他们懂得尊重不同肤色的人民。
那一夜我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喊到失声,但是我的心情的澎湃,却是少见的。我想,说什么注重成效什么的口号,我已经厌倦,很多人都已经厌倦了,被人处处相逼。
就算明天还要上班,我相信我还是要听多几分钟,留多几分钟,也许我已经压抑太久了,我需要解放,自由也需要,民主也需要。


三月七号办公室里,我是唯一一个到现场的家伙。但是没去的家伙大家不必担心,我以业务员的口才加上激情,肯定会让你们感觉如身历其境!!有人叫我别太声张,但是我想要是连发表我个人的经历和意见也会被秋后算账的话,那么与其活得像只老鼠,不如我更加积极的呼吁大家,要寻求一个更将能让我们能大口呼吸的地方。
晚上暴雨前的宁静,我没有去参加政治讲座,听说有些热点群众很激昂,我觉得有点遗憾,但是无所谓,明天,我就要决定。稳稳当当的活得像个卑微的小寡妇,还是大胆走出阴暗的小房间然后去追求我想要却未知的明天?晚上九点多我就已经睡着了。


三月八号投票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多人,财雄势大的执政党毫不吝啬,蓝海处处。把叉叉画上的时候,我几乎没有犹豫,没有空气的话,人怎么能活下去?投票以后到处逛逛,才发觉我那区的人的冷感,但是无所谓,我也是外冷内热的!!下午我留在家里,天下起大雨。
晚上跑回父母家里,因为我家没电视机。家里电视的天线有问题,爸爸拿出很小个便携式的黑白电视机,接听成绩。后来为了拿到更快的消息,我跑回家上网。凌晨三点,尘埃落定。
在野党成功达致目标,否决执政党国会2/3议席,马来西亚十四个州属,五个归在野党管理。执政党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电话短讯非常繁忙,零零星星的骚动的消息传来传去。变天了。


三月九号我看到一个很漂亮的早晨。星期天。拍照。


三月十号。星期一。下午两点,股市狂跌,跌停板。是国外的股市玩家不放心,还是没有强势执政党真的那么重要?我们静观其变。

今天。三月十一号。期待你们的表演,民主行动党,公正党,回教党,你们要求的平台,我们已经提供了,希望你们的表现能然我们感到开心。最起码,官老爷的汽车没有买新的,官府没有换新的,这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三个在野党在和平协商的情况下安排官职,也叫人放心。未来的四年还很长,请谨记现在的态度,和精神。我们不想在战战兢兢,在别人短剑的阴影下生活了。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yaots
  • 姦夫淫婦一相逢
    便勝卻人間無數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進進出出
  • OSK
  • 朋友,原来之前我们就在很多场合缘悭一面!我也有出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