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不投票
在朋友圈里有点小争议,说没有投票的对和错。
有投票的朋友认为没有投票的人很可惜,他们放弃行使部分公民权,使得选举不能完整地反映出社会的确实需求。
没有登记的朋友认为登记本身已经是一个很落后的行为,他们认为登记本身市政府为了为难公民选举所作出的其中一个手段。话题牵连到大马卡去。
我决定去投票,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表达我意见的时候,四年一次。不满政府的话,就用选举成绩反映你的不满;支持政府的话,也用选举反映你的赞同。我认为有选举的人就有资格批评政策,因为他们绝对是一分子,有参与有贡献;没有登记的人,是自己放弃批评的权利,那是自由。又要发表又不要投票的,那叫废话,光说不练。这就像永远埋怨自己交不到女朋友,却怎么样也不肯出去外面交际的男人,他们最厉害也只可以自己躲在房里打飞机,没有资格去批评偷拍影片里面的男人的性技巧,因为他们已经放弃自己了。

不干涉政策
我不喜欢办公室政治,所以就算薪水不高,我还是留在目前的公司,因为人不多,麻烦也不多,我可以专心的玩我喜欢的东西。对于我认为争权夺利的行为,我实践不干涉政策,尽量避免涉身其中。我这里指的包括舔老板的屁眼,背后放冷箭,打太极等等不健康的运动。但是一旦把我拖下水的话,我就会尽量逃开。
有些时候我觉得同事们有点笨,我是那种一旦投入就会玩得很疯狂,就算玩掉性命也在所不惜的人,把我拖下水的话,结局会很可悲,因为不分出胜负的话,我是不会结束游戏的。明明是一个潜伏性的疯子,为什么他们还是很喜欢跑来惹我,还好我近来冷静得接近冷酷,没有轻易的掉入陷阱,不然我一开战的话,大家见面可以连招呼都不必打了,肯定翻脸。
我还是持续着我的不干涉政策,并且默默的筹备着自己的公司,但是亲爱的,未来在市场上,希望我们不是竞争对手,我已经了解你的每一个弱点,每一个强处,我只是冷酷的人。我会慢慢让你渡过生命里最长最难熬的最后一分钟。

政治演讲
昨晚跑去看马来西亚民族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演讲,觉得他的口才不错,但是节奏的掌控不好,内容充实但是前后次序的编排上连贯性却不强,不能一步步地把群众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话题内容稍显煽动,解决方法有些也不太可能实现,看要他当了老大以后,怎么去把他用口开的支票兑现。另外,我所在那一区的行动党候选人是一个印度人,在马来西亚国民大学是一个政治科学教授,曾被李光耀聘请去新加坡当智囊团成员。群众种族混合度很高,语言方面是一个问题,他的演讲的爆点不多,我听了瞌睡频频。另外还有他的支持者,来头不小,是前印度国大党的第二把交椅的儿子,说是儿子,其实他老头翘辫子很久了,他也很老了,是个法律以及银行家。说话偏向历史分析,满有趣味但是场合不恰当。坦白说,我对他们期待更多。
无论如何,我厌倦了目前执政党的不平等,看到里面华裔代表近乎完全萎缩的睾丸,我想,试一试,起码抗衡一下,是好的。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chuan
  •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