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满园在槟岛上我很熟悉的一个角落,那边有一间叫心益的杂货店,从我小的时候开始,爸爸妈妈就会带我去那边买一些校服校鞋什么的,就连我穿的第一件内裤,我还记得那牌子是Scuba,商标是一个在浮潜的人,也是在那边买的。后来忘了中学的什么时候,我长得很胖,所以制服就去订制了,那是一家叫文华的老店,春满园也渐渐远离我的生活了。

再一次回去春满园,已经不是为了心益,而是为了那边的新加坡炒米粉以及妈姐鸡。拖着巨大的肚腩一块块软滑的鸡肉往口里不停的送,那种爽快的感觉别人是很难理解的。在更近期回去是为了寻找很多登山前辈们都齐声推荐的Kampung Adidas,又再次回去心益。鞋子是很好,但是由于保护觉得不够,也就丢在一边了。

最近听到的,是春满园在四月就会被拆掉发展成酒店什么的。最近喜欢上摄影,所以就和一般朋友过去走走拍拍,附庸风雅。

摄影绝对不止是把照相机对准目标拍摄,也不只是角度光线构图,这一次,春满院对我来说,是要拍出以前我脑海里的春满园的味道,还有那种被遗忘了的落寞,萧索。我失败了。看了几个一起同行的友人的照片,也看不到那感觉。他们的技巧都不错,但是却没有拍到春满园那独特的气息。个人觉得那种四合院的构造,玩象棋的人们比较能够勾画出那边的部分感觉,但是眼高手低,怎么弄就是弄不出。老旧的招牌,斑驳的墙壁,这些所有旧的房子都有,但是春满园的独特性在哪里呢?我还在思索。

我长大的地方叫大路后,是一个很出名的黑社会份子活跃区,从小我就没有机会乱跑,只留在家里,妈妈很怕我交到烂朋友把我的前途也烂掉。我很怀念那时住的亚答叶屋顶的木板房子,后来屋子翻新成锌版的屋顶,再后来也是一样发展把一切中断,只剩下回忆给我。那时候的我还没有真正接触摄影,很多东西都没有拍起来,现在想拍也看不到了。槟城是我长大的地方,虽然近年来有很多机会到国外看,但是我还是觉得槟城依然是很独特的地方,新的建筑物和旧的建筑物很不搭调的挤在一块,老旧的房子被涂上鲜艳的色彩改成店屋,时间轴上的槟城不断的改变,我能记录多少?

蔡澜说过最好的相机是眼睛,脑袋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它不像硬碟或记忆体那么可靠,当把太过现实的细节忘掉以后,被修饰过的画面是那么的美好,自然。印象是最完美的photoshop,我是最伟大的人脑派Photoshopper。每个人都是。虽然如此,我还是尽量的思考,在还没有被拆除以前,回去多几次,把我的印象找出来,留在相机的记忆体里,以及我的脑里,双重备份。

春满园给发展让步,就像老人去世,小孩诞生,新旧不断的交替。舍得不舍得都不是一个应该在乎的问题,我只希望活得开心,自在,就好了。

后记:现在的我,全身的上上下下都是百货公司买来的衣服。不贵,但是都很好穿。但是相信在我结婚的时候,我还是会跑回去心益那边,买那些传统的提亲的东西。对了,心益以后会搬去现在新都戏院的后边界的一家住屋里,以后要买一些东西,欢迎到那边去。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yaots
  • 春滿園要拆???

    幹!!!

    那我以後要去那裡叫雞!?

    他們怎麼敢把屋子建在我的蠔煎白斬雞炒米粉上!?
  • 上网查看才知道叫鸡档的粥是很出名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再去那边吃一轮。
    Bachuan也来,Shen也来。

    yasiong 於 2008/02/26 21:45 回覆

  • bachuan
  • 但是相信在我结婚的时候,我还是会跑回去心益那边,买那些传统的提亲的东西

    Sial liao!
  • abo 你要去那里买这些东西?
    你的情况不太一样啦,基督教的婚礼省掉很多震撼的东西了。。。
    等你的孩子满月的时候,去买点东西啦~~

    yasiong 於 2008/02/26 21:35 回覆

  • bachuan
  • Recap. This sentence comes from your mouth rocks the world

    但是相信在我结婚的时候

    UNBELIEVABLE!

    BTW, I bought most of the wedding stuff there oso. :)
  • No big issue also la, by the way i believe i still have quite a fair number of freedom years before get myself jailed.

    before marry, play it handsome!!

    yasiong 於 2008/02/27 13: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