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逗阵的人
今天和网友闲聊,被批我不大方,我想了一下,真的,其实我不但不大方,而且还真的是一个极度喜欢肇事的麻烦人物。

可能是蔡澜的散文看得多了,我其实很自我中心,我相信人们会合得来因为两个人都有开放的心要交多一个朋友,所以我交朋友的前提很简单,先看你到底有没有想要交一个朋友,要是没有的话,那我也不想自己找软钉子碰。都吃那么老了,还要看没有价值的人的脸色,何苦?所谓朋友就是当想起两个人都有兴趣去做的空头时,只要没有什么正经事要办,就会二话不说跑出来一起玩的。吃吃喝喝的开销也不必太去计较,总之一个字,爽,就可以了。我想大概要习惯我这等怪脾气的人不会多,但是我会当作一种自然的淘汰机制,越到我人生的后边,朋友会越少,但是剩下的,都将会是可以交一辈子的好朋友!

所以请原谅我的难逗阵,我对朋友都绝对偏袒,不管对错,但是那些只是真正的好朋友。他们会知道我的难逗阵,但是也会了解,就像我了解他们一样。


讲别人,实在爽!!
我是一个很无聊的人,如果你认识我,你一定也会觉得。我可以想出两千种刻薄的方法来形容一个我看不顺眼的人,你可以不听,但我很难不讲。佛家说法,这叫造口业。我是造口业专家。

刚看了一个朋友的部落格,觉得世界上最要不得的事情就是本来就不好看的女人变老,还有本来就难看的男人染金发。更加糟糕的就是,拍照片造成无法挽回的污染。上面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一个很难逗阵的人,我看到这类奇珍异兽以后,我会反射性的弹开,不敢再留在同一个地方,怕被辐射感染,变成他们的同类。

我的无聊无可救药,我的口臭非常糟糕,但是放心,我不会在受害者面前讲的,我还是怕被人打死,哈哈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