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条山路要走多少次才会让你觉得厌倦?类似的想法让我联想到Bob Dylon 的 Blowing in the wind 的歌词。(歌词请看:http://www.bobdylan.com/songs/blowin.html)短短的一两个月里面,这一条山路我走了好几遍。我记得和我的大哥以及二哥分别都登上过升旗山,从月门还是五号山,登上以后在上面闲逛的时候,都会想要去走一走这一条路线,但是我们都没有走过,只是听说这条路线不是搞滚的,单程要走上六个小时。有一次和我大哥去爬的时候,我甚至跑进警察局询问路线,想要就地正法那条路线,被警察叔叔劝住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当时还会有一种想法说,从升旗山走下去会比较好走,因为是由高往低走嘛,走过之后才知道我当时的想法太简单了,这路线图中要经过好几个小山头,无论哪一个方向走,都要爬上以及走下很陡的斜坡。
这次的人马都是格拉峰的候选人,樱木,恐龙,冰神,紫雨以及我,再另加一个神秘嘉宾,西北北行时扬巴峰上遇见的左瑟谢。这一次的交通安排和往常不一样,我们先把车子停在妙香林对面,然后再乘坐Rapid Penang 下去 码头Weld Quey,再转乘Rapid Penang U101,到Teluk Bahang将近终站的交通圈前下车,再走上大约十五分钟去森林公园。也许是已经习惯了自己开车的日子,等巴士的时间长的叫我们感到不耐烦,我对自己的缺乏耐性有点失望,这一点等待也忍受不了的话,那么背包旅行可能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空荡荡的巴士站被我们开始填入,继而在被其他等待的乘客填满,我想我们的错误是我们不晓得巴士的行驶时间表,搞不好我们刚开始等的时候,前一辆巴士才刚刚开走。
巴士上我们的大背包不但引人注目,而且很碍手碍脚,所以都解下来放在角落,人流把我们推到不同的角落去,大家沉默,偶尔眼神交流,实在很不一样的 Outting。巴士绕过光大转去码头,我忘了谁问我为什么不要干脆在光大转车,其实在码头转车的好处是那边是起点站,我们可以选择我们想要的地方坐下,不必拿着大背包苦站。该次要是轻装出发的话,我们可以考虑光大转车的。半途我看到我们的队友让位给年老的乘客,很有感触,虽然我在半昏睡当中,看不到究竟是谁。
下巴士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了,与预期的不太一样,我们还是跑去买了经济饭好在Laksamana Hill的时候可以午餐,而根据原本的计划,我们是打算在升旗山顶吃的。小走一段路,森林公园,厕所,上阵。没有热身,因为刚已走了一小段路,肌肉已经有运用到。开始走之前已经听说速度不会慢,因为时间不早了,而樱木晚上也有宴会要出席,所以我一马当先,遵从最弱的就要走在最前头的铁规。背包大概18公斤。走了没半小时,我已经KO了。这条路线的斜度总叫我很难适应,我脱下背包,感觉已经开始昏眩,躺在地上,腐败。樱木看到我的时候他的失望我可以了解,但是我知道我的状态,所以真的,我停下来是正确的。接下来我把背包里不必要的重量全部去掉,除了饮用水,负重的不能饮用水源全倒了,剩下约十公斤的负重,继续上路。


接下来的行走就好很多了,一路上我们没有什么休息,除了在第一个Check point垃圾堆那边都解下背包大休息之外,余下的路程我都很少停下来,坚持从老师那边学到的慢慢走,比较快。樱木状态依然非常好,走在前面,我和小谢一前一后,恐龙照顾紫雨,冰神的毅力很可怕,他脚上痛但是依然坚持走完全程。Laksamana Hill前的那一段路依然动魄惊心,但是这一次我们只用了两小时就走到了,虽然不会很快,但是却是进步了。老样子拍照吃饭后,我们腐败的小小睡上一觉。天气好得不得了,我们计划改次预留比较多时间在这里腐败。
不记得我们腐败了多久,但是再次启程以后,我们用了约一个小时就抵达北方山了。这次大家的速度都很平均,整个队伍拉的距离线不会超过十分钟,这是一个很好的团队现象,大家加油!
这一次的登山再一次提醒我重量对于登山的能力的影响,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我想用脱水的食物,比如米饭,其实是不错的,只不过烧坎时间会比较长,但是要比起煤气的重量的话,这是不错的选择。太多的重量很容易把我的意志力削弱,尤其是背包把我的肩膀压得很酸痛的时候,我会暗暗不爽,但是又没有东西可以怪,所以更加郁闷。
山上888卖红豆霜的阿姨没有来,但是我们依然去回同一家电,炒饭的档口也没有营业,反正刚才的午餐吃的满饱的,所以就决定下山才去吃。另外,出来的时间说真的也蛮迟了,要赶回去的话,樱木会非常急,所以他决定放今晚的宴会飞机。晚上的那一餐,当然很好,我还是在另外一篇里再来谈。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