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很少写全文字的东西,久久来一次也不错的~~~

什么叫做腐败?遥遥记得当队伍老大从中国的帖子引进着一个叫我惊为天人的概念以后,我不遗余力的实践,推广。腐败就是不管一切的放纵!

我第一次发功的时候,是在第一次走Teluk Bahang~Western Hill。从来没有练习负重的我,那次背了约13公斤的背包,跟大队去挑战被誉为槟城难度第一的的登山路线,没有两下子就被神人等级的樱木以及恐龙的节奏打得落花流水,沦落在背后慢慢地走。我天性有难以救药的乐观,于是我在觉得实在累得不行以后,干脆躺在地上,拿出Ipod舒服的听起歌来。在我慢慢走到大家等我的地方以后,看着我挂着的耳机,腐败的光环开始在我头上凝聚。当大家知道我躺下来睡觉,他们却在痴痴地等的时候,我的腐败地位已经稳固,难以动摇。我当时有点小惭愧,真的。。

第二次我爬相同的路线的时候,我变本加厉的背了超过22公斤的背包。历史是不断重复的。腐败地位再被确定。

西北北之前,我已经被点名要被检查背包,大家怕我乱乱带有的没的上山,然后又睡觉要大家傻傻地等。我偷带了烟花,依然。收在卷起来的睡垫中间,顺利过关~~巧克力一小盒,等新年和大家分享。很幸运的,我没有被KO,顺利上下山。

认真地说一下,爬山不是比赛,如果要爬得很辛苦的话,那去工地当地盘工人几天,又累又有钱赚。我不喜欢把自己推到极限,错过沿途的一切,所以我承认我的腐败,病入膏框(不会写也不会发音,呵呵呵,随便啦)的享乐主义,虽然我不引以为耻。虽然这样,但是当我一个人练习的时候,我是很努力的把自己的体能提升到我有资格腐败的等级。我的前提是,我要腐败可以,但是在正是活动的时候绝对不可以拖累大队。我很高兴我做到了。很感谢队友们的精神上的支持我没有很厉害的发功,目前程度的腐败我已经很快乐了。

如果说人生出来是为了痛苦的话,那请让我没有明天。我相信我的每一天都是多姿多彩的,就算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也要寂寞得很有型,因为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我不晓得什么时候我会死去,生命对于外来的力量显得很脆弱,我见证了很多的死亡,人的,动物的,昆虫的,我能感觉生命流失的轻易,和措手不及。所以我要活好每一天。

我的长气无可救药,却是我的其中一个乐趣。我是腐败教主。我是退化论!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