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北游记
由踏上吉普车离开原著民村庄那刻算起来已经踏入第三天了,心情已经沉淀下来,想起这几天的事情,很难整理,就决定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不想给自己太多压力,毕竟回忆应该不是负担。Ipod以及手机的电量已经充得满满的,公事上的电话也开始不停的拨进来,坐在电脑前面,这文明是进化还是退化?我们是聪明还是腐败?

我不想说我们都是勇士,但是我们一起完成了一项我们都认为一生人里值得我们努力去完成的一件事,这是一件值得我们骄傲的事情,就算别人眼里看起来也许是我们在浪费时间,精力。



27.12.2007 金马伦,TanahRata
今天早上北马的驴友们分成两批回合。变形金刚,翔,樱木,紫雨以及SK 和我在老地方S.Jaya的Caltex加油站集合,然后分成两辆车一起去吃早餐。之后樱木的那辆车直奔S.Perak收费站和我们会合,我这边先去 Autocity找老哥那辆车再一起出发。由于停车加上早餐,时间被拖延不少。一路上我豁了出去,以130Km/H的高速赶向汇合点。时间上敲得不错,约中午12点在怡保的天津餐食附近我们和中马的Zawa以及KL的队伍回合,一起去吃很好吃的鸡丝河粉当午餐。


吃完后我们赶去Zawa的家里把背包以及食物分配调整。其中好几个人的背包已经严重超重,夸张的迈向25公斤。


忙以及乱以后,我们再赶去吧是车站搭上金马伦的巴士。很感谢Zawa协调所有在怡保的集合以及饮食还有交通有关事宜。巴士准时出发,我们的队伍共十七人,占了巴士的约一半空间,人多势众,放肆的唱起歌来。到金马伦的时间不难过,略带凉意的新鲜空气,谁会不喜欢?



傍晚我们到Highland Villa Resort与山导干仓林老师和他的徒弟伟明大哥会合,去吃晚餐。HighlandVilla Resort空有一个响亮名堂,其实是一间腾空出来的普通住家。我们将在这里度过一夜,明天离开。登山前的一餐当然要吃得不错,我们选了在凉意渐重的微风中在一家名叫香港小馆的小店里吃火锅。

虽然服务并不是很好,等食物上桌也等了很久,但是两桌子的人把热闹的氛围筑起,坦白说我已经忘记火锅到底好不好吃,但是那热络的气氛去还是温暖着现在坐在冷气房里打报告的我。晚餐后回到宿舍,老师给我们讲解接下来的五天四夜我们要走的路线的一些背景资料,顺便给我们看看我们的装备,在帮我们调整。和老师的闲聊中之学会很多,最重要的是他对登山的热诚,还有不懈的推广。我没有问老师多少岁了,但是他的冷静背后的跃跃欲试的脉动,还有和我们相处融洽的程度,我相信绝对不会比我们年老。

睡觉时间到,明天将会是值得纪念的!

28.12.2007 扬巴峰前的等待
早上我们六点多就起床,准备好后就前往金马伦巴士站搭公共巴士上Brinchang 再上去一些的巴士终站。早餐在巴士终点站附近随便地吃了一些清汤类的粉面,大队十九人分别坐上两辆吉普车,朝入口前进。吉普车在转向BlueValley 之后不久的地方转进菜园泥路,颠簸开始,大家的兴致很高,乱叫一通。我冷静地抓紧,因为我怕还没开始登山已经被车子抛进菜园里了。

吉普车停下后的登山入口是一个小广场,我们把背包卸下吉普车后就自由热身,当然少不了和开车的大叔们一面哈拉,还有拍照片。大家都很亢奋,入口处的石阶在对我们挑战,而现在的我们可以说都状态良好,开什么玩笑?来吧!我偷偷跑到一边做一些动作较大的热身,因为我知道这次的背包重量已经接近我普通练习时的极限了,我不敢大意,深怕会拖累大队。

由伟明哥,恐龙领先,刚开始走的时候是一段满长的的石阶路,相信这部分给不少人下马威,但是不久以后,我们就转进平坦的沙路了。微量的泥泞我们左右闪避,走到吉兰丹以及彭亨交界处的石碑处稍作休息。SK 看到了第一只山蛭。接下来我们经过一个小水坝,由于要涉水而过,很多人鞋子从这一刻开始就开始湿了。我暗自感到高兴,因为我的鞋子防水,呵呵呵呵呵呵呵。过了水坝就是一段充满羊齿植物的平坦路段,以为自己很有型地把双手挡在面前,我紧随前面的Zawa,这一段路除了暴晒之外,没什么可怕的。

在自以为轻松的时候,我们踏入了沼泽区,防水的鞋子被攻陷,泥泞的深度让水从鞋子开口处溜进去,从这一刻开始,到结束的那一天,我的袜子就从来没有干过。沼泽区结束后,开始一段斜坡登山,斜度有45,现在体力充沛,除了实在强到不行的太阳照射外,其他的都还好。暴晒路段结束后,我们停下来午餐。

午餐后路段变化开始变多,除了努力的爬,和稍微的休息以外,我已经感到吃力,默默无言,朝着第一天的目标,扬巴峰冲去。当我们到达第一个水源点Kem Kasut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发黑。后方队伍还没有抵达,我们先去取水还有小做冲洗。水源离开休息的地方还要小爬约十分钟的下坡路。把脏到不行的鞋子和袜子脱下来,还有护膝什么的,衣着都用溪水冲了一遍,再把食用水充满水袋还有瓶子,爬上去集合点的时候才发现后面的队伍也已经抵达了,由于天色已经发黑了,队友里有人状态也不是很好,所以甘老师决定今天不要趁夜攻定,转而在这里留宿一晚。原定是我和翔翔两人共用一个帐篷,但是由于小弟Ade的队伍的帐篷太小,他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冲洗结束后才看到翔翔已经把帐篷建好,太对不起他了。翔,我不会再这样子了!

第一次的晚餐丰富的我都快流出泪来。由于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很多时候贪方便的我晚餐就只是两包加蛋的方便面,今晚竟然有杂菜汤,沙丁鱼等等,简直比我平时吃的还要丰富。感谢老哥以及大家为我预备两人份的饭量,我真的饿得不行了。脱下的冲锋衣物挂在Zawa的绳子上,睡觉的衣物干爽的贴在身上,口里满满的饭菜,心里实在感动到不行。

吃完再闲聊一会以后,在翔翔和老师的交谈声中,我睡去。

29.12.2007 扬巴峰


老师预定的启程时间是早上八点半,所以早在六点伟大的樱木就已经起床把水烧开,好让六点半醒的我们直接有热水冲泡饮料,以及煮方便面。睡醒以后把睡袋弄好,东西收拾好后最大的挑战就是换回冲锋衣物,臭臭湿湿冷冷的,很讨厌。我的早餐是两包方便米粉,外加一杯咖啡提神。整个队伍里我算是最懒惰的了,变形金刚和Zawa帮大家把Messtin清洗干净的时候,我用湿面巾把我的餐具抹干净就算了,呵呵呵呵呵。把一切连帐篷也收拾好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了,大家开始热身,准备攻顶离开我们约一小时路程的扬巴峰。

靠近山顶的植物都比较矮,但茂密。我肥大的身躯在狭小的小径上稳步前进,走得不快,冲锋队很快就看不到身影了。我对于爬山的想法是,我在爬山,不是山在爬我,所以我绝对不可以把自己弄垮,我还要享受以后很多的登山活动。走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终于我踏上了扬巴峰。幸好昨晚没有冒夜攻顶,因为山上的营地已经被北方大学的队伍驻扎了。北方大学的队伍是前往查理峰走去的。

对于哪座山是什么名字我的记忆力一向来不行,但是深陷主干山脉的怀抱,我有点感动,这里就是出现无数次在小学一直到中学地理课本里面的Banjaran Titiwangsa的一部分吗?亮绿色的山峦由身边开始蔓延,延伸到白云投射下来的影子里,偶尔伤心似的浓郁了,却不多做逗留的开朗回去,距离把浅灰色的布幔很轻很轻的盖上,一层层的,眼际所及看到重叠的起伏,白雾温柔的盖上流水似的被,背后是碧蓝色的天空。我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都记得这些山的名字,但是我会记得我看见的,所有美丽的这一刹那,和我心里澎湃的感动。

把我们为扬巴峰准备的牌子插上去,拍了好一会的照片后,我们继续朝今晚的营地,扬巴峰的山谷走去。

中午时分,我们抵达Kem Kuali,这个站的特点就是有一张很大的PakLah的宣传布条。我们在这里做一个大休息,顺便午餐。我没有为自己准备很好吃的午餐,都是简单的能量条。爬山的时候胃口真的不好,我连一条能量条也没吃完就觉得不想吃了。等大家觉得体能都恢复以后,我们继续上路。今天的行程不会很吃力,因为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在下坡。虽然如此,下坡路的坏处就是很容易对关节造成很大的伤害。比较起来,上坡路挑战的是生理体能,下坡路挑战的是身体的物理条件。停停走走,我们终于抵达今晚的扎营地,KemH20。

可能是年终长假的关系,我们又遇见了另外一个马来队伍,由于营地有限,我们的团被被一分为二,分开扎营,中间多了一个别人的团队。今晚我比翔翔先到,就先把帐篷起了。由于地势上石块很多,今晚小弟就被逼回到他原来的帐篷,换了爱因斯坦过来睡。今晚的营地离开水源不过几步路,我把全身上下还有餐具洗了个够,再好好的冲上一个凉。晚餐时间我一向来都很期待,今晚有好吃的咖喱鸡,蘑菇汤以及黄豆。再一次我吃得很开心。再一次很高兴的,吃饱后,睡觉~~~由于是在山谷河边,沙蚊很多,不可以打开帐篷,天气也相当闷热,我反复到凌晨约一点时才在Ipod传出的,在漂亮的久石让的钢琴演奏里睡着。

30.12.2007 加永峰顶


早上在寒冷中醒来,山谷的常见状况,就是气温会在凌晨约三点以后下降。比较起昨晚的营地,这里的露水较少,睡醒以后找了伙伴大便去。大便的时候我选择蹲在一颗有刺的植物旁,我有点希望以后这树的刺会长的很厉害,却不会刺痛登山的人。在营地解决完例行的收拾以后,我发觉我已经有点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了,虽然袜子鞋子护膝衣服裤子都还是一样湿湿的。热带雨林里的湿度很高,通常就算把衣服吊得很好也还是很难干。早餐热身以后,我们继续朝今晚的扎营地,加永峰顶出发。

今天的路程将会是比较考验耐力的,而且一路上将没有任何水源,所以大家都必须确保自己的食用水足够撑到加永峰顶前一个小时的水源处。启程之后路线斜度开始增加,由谷底我们要穿越三座小山才能抵达扎营地,背包里的水满满的,却也增加不少重量。我们断断续续的走了很久,才走到Junction Peak, 6850.这里是三条登山路线的交集点,可以通往扬压山,我们将要去的加永峰还有我们来时的扬巴峰。这一条线的路上我内心里的OS是不断重复的“这个到底是三座小山里的第几座了?”脸皮厚厚的问老师还有多少座,体力上的极限鼓吹我腐败还好有前面的Zawa精神上帮我撑住,一步一脚印,燃烧吧我的小宇宙~~

走了很很久以后,在下午的约五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Kem Cerak,我们的水源处。由于加永峰顶是完全没有水源的,所以我们要把自己的食用水,连同明天的分量,还有煮食用的公家水都带满。这里的水源离开路边还有很长的距离,膝盖隐隐作痛的我不敢逞强,就没跟去取水了。我们把四个大背包清空,再选出约十人的自愿队组成水源队下山谷去取水。在等待水源队取水的同时,伟明大哥很大方的与我们分享了一粒橙,好吃得我都快哭出来了。其实看着伟明大哥和老师准备食物的方式都可以看得到他们各自的强烈风格,以老师数十年以及伟明大哥四年的登山经验,我看得有点着迷。这才是我心里渴望的登山,以团队方式,却不会牺牲了自己的喜好。水源队回来后说其实山路都坍塌了,他们几乎都是沿着山坡直上直下,对于他们,我感激不尽。

等大家都把水源收好以后,已经将近是晚上的七点了,天色开始发暗,我们取出了头灯,往加永峰冲去,预计路程要一个小时。晚上登山其实危险度会增高,有些地上的泥洞在日照充足的时候我们都可以轻松避过,但是晚上很可能就会踩进去扭伤脚,又或者是横着出来的枝丫会把你撞得头破血流,还是把你刮得遍体鳞伤。大概晚上八点多,攻顶成功。我们不敢松懈,立刻开始把帐篷组装起来,接下来就立即准备晚餐。水源在这一刻很珍贵,大家都小心地省着用。

晚餐以后把头抬起来,我望见了我一生人所见过的,最美丽的星空。空气是剔透的,黑色的夜空显得有点热闹,爱因斯坦为我们解说不同的星座的位置。把灯全关了以后,我突然不再想要说话,只想好好地把这一切记在我的脑里。突然间我好想知道在世界最高峰上,看见的星空会不会也是如此的美丽?南北极的夜空会不会也是那么的精彩?我知道以目前我的状况可能这一切想象都太过奢侈了,但是我坚持相信失去了幻想的人,才是世界上最贫乏的人。山顶上手机有微弱的信号,大家纷纷发短信向朋友分享。晚上我的帐篷权当老师的医疗室,变形金刚以及SK都已经负伤,在等待老师的治疗。我穿起风衣拿了Ipod自己坐在帐篷外面,这样美丽的夜空,我贪心地找了一个私人的空间,听着江美琪的歌,回想我有记忆以来所经历的一切,象一出私人的电影,只为我播映。空荡荡的电影院,连呼出来的气都会凝成雾气,对于置身热带的我来说,感触良多。我希望我这一刻的寂寞还有内心的温柔,能与所有我曾经爱过的,现在爱着的女孩们分享,我们都曾经有过那么美丽的相遇,希望她们生活美好,像目前这一刻的我那么美好。

夜了,大家都躲在帐篷里,我最喜欢的几首歌播完,回到温暖的帐篷,今夜我相信会有很好的梦。

31.12.2007 跨年时的热闹,喧嚣后的寂寞
今天大家都很早起身,这是我们这一趟旅程里,唯一的一次在峰顶过夜,2007 年的最后一个日出,大家都拿好了照相机等着。我懒洋洋的爬出帐篷,大家都已经把早餐解决了,我慢慢准备方便面,等大家开始骚动的时候才去拍。吃完早餐后,刚刚好太阳露出脸,突然间我好想抱着全世界,分享我心里的激动。我几乎使用喊着的音量把我看到的录影起来,日出每天都有,但是这一刻的心情却是不会再有的,我无意义的呐喊着,欢呼着,以举动来加强这一幕在我心里的烙印。老师宽容的答应我们今天可以延迟半小时启程。老样子拍照片还有把我们的牌子插上,往前看今天预计中午时分会攻顶哥木峰,从扎营地出发需要约三小时。

今天的路程基本上都是在下山,有点小斜坡却也不会很耗体力,背包里满满的水我们开始启程。今天伟明大哥如有神助,很快的大步迈开就往前冲去,等我们蘑菇好启程后不久,就已经看到他在前方的另外一个小山头对我们打招呼了。今天的冰神也走得很快,一下子就看不到人了。加永峰以及哥木峰的高度差距不大,所以一路上几乎都没什么难度,大家也走得轻松。


抵达哥木峰的时候虽然说是马来半岛的第二高峰,也是我们这一次旅程的最高点,但是没有日出或星空的助兴下,我感触没有那么强烈。虽然话这么说,但是我心里隐隐有一股豪气在作动,我来到了,哥木!大家在哥木峰午餐,好好的休息了再出发。

接下来的路程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但是长的很可怕,还好我们一路上又唱歌又搞笑的,一路走到几乎六点才到达水源。水源之后还要往前走多一个小时才能到达今晚的扎营地Kem Cerak。今天所有轻松的路程就在这一个小时里全部付回来了,峭壁还有断树让我想起周杰伦的歌词“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哈哈哈哈哈。一走到营地我就开始急着找水,我的水喝光了,好渴!今晚有金针蘑菇汤,咖喱鸡以及豆鼓鲮鱼,完美!!晚餐以后大家分散去玩自己的东西,我偷偷躺在帐篷里发讯息给我的朋友们,小睡一下。因为我知道今晚应该会很迟才有的入睡,为什么呢?今天是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今晚决定把蓄了两星期的胡子都剃光,在2008年,我又年轻了一岁,呵呵呵呵呵呵。

在十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看起来大家都陷入半睡眠状态,我觉得有点失望,一位大家都敌不过体能的挑战,还没倒数就要被KO 了。近十二点的时候,大家突然都亢奋起来,大声的倒数。倒数后我们集合在一起玩些小游戏。老人假如我虽然已经年轻了一岁,但是还是在凌晨一点的时候就投降睡觉去了,听着Ipod,感觉着温馨的氛围,我祝福大家在2008事事顺意,健健康康,也希望我们能够在短短的未来里再一次相聚爬山。

01.01.2008
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睡醒以后看起来由于都是些下山的路,估计行程将会很顺利。之前已经准备好的对付山蛭用的盐水也带好了。昨晚开始在扎营地就已经有人中招了,看起来今天不是开玩笑的。毕竟我们扎营的地方看起来还算是相当干燥的。今天我对自己有点小要求,从一开始以来我都跟在精神支柱Zawa身边当寄生虫,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好想对自己交代一下,除了腐败之外,我其实也可以很专心的爬山赶路的。出发以后,我直接尾随伟明大哥以及冰神的步伐,后面SinKaFai大概也想在最后一天走快一点,前发队伍形成4人模式。

路程开始约半小时以后我开始发现很可怕的就是今天的路线其实充斥着很多的倒树,倒塌的竹子林还有难度相当高的断壁。全程背着大背包在地上爬行,在竹子间穿梭的次数多得数不清。我在这里看到伟明大哥的实力,一脚把断竹踩扁为我们开路,其实他不必那么做的,但是回头看我们三人以龟速前进,就出脚相助。今天的脚程很快,我累得不得了,但是心里的信念要我坚持下去,在累到不行的时候就算想要停下来腐败一下,无数的山蛭也会摇头晃脑的叫我们快点启程。今天没有和大队一起行动,我有点想念起他们来,没有人唱歌,说笑,但是却很认真的赶路,感觉很专业,呵呵呵呵呵。

伟明大哥有一阵由于突破障碍的能力极强,把我们抛在后头,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拖得剩下一条内裤泡在河里面了,哈哈哈哈哈,身为腐败教主的我毫不犹疑地把鞋子脱了也跳进去,好舒服的河,所有的肌肉疲劳都被冰凉的河水镇住了。在河里把衣服脱掉,清洗一下晒在大石上,阳光无限美好~~~腐败了快半小时我们决定启程,伟明大哥还是要留下来泡多一会,于是冰神,SinkaFai以及我就先走了,后头传来第二队的呼喊声,我匆匆回应以后,继续赶路。

之后又过了三次的河,我们由于时间充裕,此次都脱好鞋袜才过,因此最后一天虽然渡河次数最多,但是却能维持最高的干度。值得一提的就是,渡河的时候由于有些地方水流满急的,我的平衡感又不好,所以终于我把收了几乎全程的登山杖拿出来帮忙过河。进入油棕园以后,西北北的行程来到尾声,我的膝盖已经开始发痛,在登山杖的帮助下我快速行走前进,虽然有在路边荒唐的躺在红泥大路上腐败一次,但是却成功的先抵达了目标地原著民村庄。抚摸着很痛的膝盖,我总算对自己有了一个交待。

原著民村庄旁大家陆陆续续抵达,清洗,再把一些已经没用到的厨具送给他们。叫了吉普车以后,我们就出回柏油路旁的Empangan Sultan Azlan Shah,等待开车的团友们去开车回来接我们。吉普车上大家依然很兴奋的呐喊,就像来的时候一样,但是我的心情却非常舍不得,望着往后退去的终点,好想再多看一下。这次登山让我们看到西北北路线已经被破坏得很糟糕了,原本想再来的我也为自己的想法惭愧,每一个脚印都是对脆弱的原始山林的多一份蹂躏,既然走过就该好好珍惜心里面的,不然的话那又和杀鹅取卵有什么差别?

晚餐我们在怡保的德记吃了一餐好的,有老师最喜欢的烧鸭,大家喧闹不已。没有很感性的情节,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伙伴们,让我们江湖再会!!!

写了一天,听回出发前我很喜欢的花儿乐队的“寂寞啊寂寞”,感觉回到了原点,但是心里感觉满满的。我好想你们。。

初稿没有老师的笔记在手,希望在和小哥拿了以后能够添加比较多学术部分进去,希望我们多学一些,更了解森林一些,更热爱自然。04。01。2008 12。30am
創作者介紹

寂寞战场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yaots
  • 燃燒吧~燃燒吧~火鳥~

    好樣的!
  • Shen
  • 加油!加油!有梦想的人才会幸福!!
    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