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到柔佛去,回来之前在机场有一段时间不知道如何打发,老板说就去洗个脚,左右无事,就去了。

老板全程闭上眼睛睡觉,我就和洗脚的中国女孩聊天。没有问名字,但是两人都是大连来的。聊着聊着,就说到驴肉去了。

大概也是穷人家的姑娘,谈到北京,就说起驴肉,她们都没吃过。我吃过,风干卤制那种,味道一般,但是却想起倪匡见闻传奇提到的煮水驴肉。

煮水驴肉的做法是,当小贩问好你要吃的驴子的身上的那一部分的肉以后,他就走回去自己的厨房里,以烧开的水不断往驴子身上的那一部分淋,淋到肉熟为止。再把肉切下来给你。

驴子是活生生的。身上已经有几个部分被切得见骨了。

虽然说非常好吃,但是倪匡一知道做法,亲眼看到那可怜的驴子之后,再怎么也吃不下第二碗了。

我记得以前小时候听到过的,把猴子敲昏,固定在电视里看到的,砍头犯人戴的枷套里。

慢慢把它的头盖骨敲开,形成一个杯,倒进醇酒,生吃。

猴子是活生生的,还没有死去。

记得以前流行过的,鱼肉油炸,吃的时候,鱼的嘴巴还是不断开关的。

螃蟹活生生放上铁板,慢慢熟透。

我见过生剖鲤鱼,就算剩下一颗心脏,却还是在跳动的。

好残忍好残忍好残忍。

开什么玩笑?万物之灵?灵长类?

人一旦习惯把高帽子往自己头上戴以后,会误会自己是个可以顶天立地的好汉。

其实,不过是个心理畸形的侏儒。

千万别成为侏儒,警惕自己!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