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08562

前言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其实我是一个很抗拒迷信的人,我相信所有的事情都要有它的理由才会有相对的结局,而那个理由和结局对应起来也要合理才行。这种想法和佛学的因果论很相似,但是因果论涵括的范围比较广,包括了前世今生,但是我的眼界比较小,看的只是今生发生的事情。要是我目前遭受到到不好的遭遇我总会想办法去从我做过的事情里去理一个头绪出来,至少要给自己一个交待。虽然说人性难免会偏袒自己,但是我都在以尽量客观的角度来对我自己交待。

这么一个严肃的开头很少在我这个以热血为主轴的部落格里出现,目前的我躺在医院里面,思考的时间多了,热血的时间相对比较少了,这一篇文字内容涵括的范围会比较广,就像我一向来的短打系列,但是内容却会比较杂乱。

DSC08503

车祸

从鬼屋出来的时候一点不好的预兆也没有,虽然上一次来相同的地方之后运气着实不好了好一段时间,但是本着凡果必有其因,连在鬼屋里面打炮的外劳都没有事情了,我应该更加他妈的没有事情了啦,上次的运气不好我归咎为巧合,要不然就是那鬼屋的女鬼那时心情不是很好,所以耍了我一轮,但是总不可能天天都是星期天,天天都中六合彩吧?所以这一次还是毫不犹疑地去探索多一次。

DSC08542

鬼屋和之前看的有显著的不同了,最叫人毛骨悚然的屋中间的大池的水已经被抽干了,深度有我两个人还要多那么高,我大概175公分,大家可以知道在水满的时候掉下去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抽光的水让沉在池里面的垃圾都曝露出来,没有想象中的长发白骨(我的想象力严重被泰国鬼戏还有日本鬼戏戒指系列影响),却有已经死掉的乌龟壳。后院很明显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有人去探索了,所以两边的野草也都把小路慢慢占领回去,我是有多次经验的老手,所以开路的我一贯的以我庞大的身躯把路撑大回去。后山的福德祠里面倒没有什么改变。从鬼屋离开之前手不懂被什么弄到,已经结痂的小伤口流了血,已经滴了几滴在地上但是我看没什么痛也就什么都不管了。

透过湖内连接亚依淡的垄尾山路我们赶去和另外一个网友集合,路上经过垄尾市镇的时候,一条野狗突然从路边跑出来,站在我的摩托的前面,双眼望着我,感觉不到它的恐惧,我以六十时速的的惶恐撞上去,摩托往右侧倒下,压着我的右脚在路上拖了一段距离停下,狗跑去路边躺下呻吟,一切清晰的慢动作,够力,车祸!同行的朋友本帮忙疏导交通,联络救伤车,天空飘起雨,我觉得我的右脚膝盖痛得不得了。

看着在旁边担心的朋友还有热心的路人,虽然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也很感动,虽然已经不多,但是热血热心的人还是会出现我们的周围的。感觉救伤车等了非常久才来到,明白他们可能有事情耽误,但是要是重伤的情形的话,这样的速度很可能就会有一条人命会流逝了。我对于那只狗非常内疚,心虚地只敢用眼角偷瞄,没有看到血淋淋但是我明白在那么强的撞击下,它的内脏可能已经烂得一塌糊涂了。瘫在一边抽搐着,我希望它结束了这一生后能够投向更美好的另外一段旅程。

医院

从被抬上救伤车到中央医院很感激同行的热血队友们都在后边以摩托跟着,原本打算夜攻升旗山的计划被逼中止,我心里觉得非常内疚,他们帮我拿着一大堆的背包相机,到现在为止还寄放在Alena的宿舍,真的感激。期间我拨电联络很热心的保险Agent,她和她的丈夫第一时间赶到中央医院为我处理转到私人医院的手续,也联络了我的哥哥,但是为了不要让父母担心,没有第一时间让他们知道。

第一次躺在开着警号的救伤车里面,印象很深刻的就是窗外照进来的警讯灯光,在很短的时间以内,我就已经被送到了中央医院了。

中央医院帮我初步地清洗了伤口,一改我之前对于政府医院的偏见,他们很细心地问我会不会很痛,并没有我以为的一个横肉满脸的肥婆拿了占了消毒药水的棉花二话不说就往我伤口上狠狠地刷下去,但是我也不清楚究竟后续的护理人员的态度会是怎样,所以我还是坚持要转到私人医院,说真的,政府医院的服务态度真的不错。之后帮我照了X光以后,私人医院的救伤车来到,我转去槟安医院。

DSC08575

 DSC08582

进到槟安医院的第一个晚上我躺在222号房靠近窗口的床位,这里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蚊子很多。大哥还有朋友们都还在这里给与我精神上的支持,一直到我已经妥妥当当的躺在我的病床之后。半夜我无法入睡,拨了电话给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她责怪的语气里还是透漏着很多很多的关心,我觉得有点开心。半夜蚊子越来越多,我趁护士过来的时候要求把墙上的风扇开了,换得一夜的好眠。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人生无常!!!就是要热血!!!
我们才能活下去!!!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07379

其实出席热血集团的交流会很危险,因为一堆保险制已经拉开的手榴弹被丢在一起,什么时候其中一个爆炸很轻易就会把一座城市夷平,而意外昨晚又发生了!!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从公司财务那边接过支票看到已经被扣得七零八落的数码,有一点头重脚轻的感觉,对了,时间到以后,我就会成为没有工作的人了!心里开始有一点忐忑不安,有一点紧张,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即将展开,我将踏入我自出生以来最没有把握的战场,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战我能不能一个接一个战胜,征服,然后再像我心里已经彩排了两百万次的情节,我踩在困难的尸体上,走向云端的另一个更加美丽的未来。

一种熟悉的感觉,向第一次去到陌生的环境的时候,我感觉手脚有点无力,头发晕,有点恶心的感觉,想吐却吐不出来;我已经失去了软弱的权利了,我只能看着眼前的超过四十五度的斜坡,背着越来越重的大背包,一步一脚印,只要还有最后一份的力气,都要往更高的地方抬起脚,踏下去。没有凉风,没有鸟叫声,没有熟悉的箭子竹,眼前是昏暗的,浓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湿气。才刚开始走,就像每次一开始就面对的巨大斜坡总会叫我一时之间很难适应过来,肺会喘得快要爆裂了,心脏也不规矩地狂舞,背包像巨山把我压着,肩膀感到莫名的重,肺里刚吸进去的新鲜空气很快就发霉腐烂,我甚至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06468

要说没有了工作我很郁闷其实倒也不是全然那么觉得的,一方面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本来就是大放假,所以我其实已经变得非常没有冲劲了。当工作没有的这一段日子,包括现在,我的情绪起伏也是很大,就像我前女友刚离开的时候一样,但是已经习惯隐藏了。另外,我也很少再会留在家里了,因为那种生活会叫我闷得发霉。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十二月的前半个月,有登山看大王花的过瘾,也有被老板炒鱿鱼的打击,但是今天已经十七号了,是时候从振士气,继续把最多姿多彩的2008年的最后一个月漂亮的完成!!

在可以预见的半个月里,我已经有的计划大概是: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Dec 17 Wed 2008 09:59
  • 韧性

DSC06196

那天和一个朋友聊天,才了解什么叫做对于生活的坚持与韧性。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06385

十二月六号的早上,是一个好日子,懒羊叫了一堆人,我们去爬茅草山。明天早上,我们就要去爬楼梯山了~~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接到被炒鱿鱼的通报后心情有点不稳定,大力地把之前决定的活动行程更改,既然要有变动了,生活也不可以再那么混下去,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这个年尾的我应该会很努力的把我想做的事情不眠不休的做完,然后再用力地往前跨出另外一步,虽然前面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要是没有了那挑战未知的能力,我就孬得比一条没用的小狗还要可怜了。

从我的外表看起来,我好像很冷静,其实我是全世界最没有耐性的人,我的不安在暗处祟动,你看不见。我所有的表情都被我的缺少睡眠的浮肿的眼睛压住了,虽然我还是很希望随时都有一张床给我躺下去。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DSC05916

和朋友去爪夷以及华都村一带吃完三档Laksa以后就和疯狂的Cari Laksa Gang分道扬镳,少了Milo,还是和徒步夜游的队友们去高渊一代走走。高渊我说不上很熟,但是上次有爬山的队友恐龙带我们到附近逛逛以后,我就还有点印象。高渊其实不是很大,路线也不会复杂,而且可以拍照的地方蛮多的,在恰当的阳光下,我希望有机会在那边拍摄人像。为了感觉热闹,我把Laksa Gang的合照当成置顶,其实内容是原名高兴宫德福的正神祠,现在已经改名为广福宫。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885

我已经忘记了以前在旧关仔角那一带的政府建筑晚上是不是都有开灯的,但是现在去看的时候就连CLS(CLS=Convent Light Street)的招牌都有开灯了。从Upper Penang Road 那边我简单的拍了E&O Hotel后向往回头路走,穿进去Lebuh Muntri 后再沿着Leith Street朝Hotel City Bayview方向走去。 途经张弼仕的蓝色大屋,由于灯光不亮所以我就没有拍摄。Leith Street 与我以前来过的时候差别好多,著名的20th Leith Street 是一家有常驻DJ的Pub,很简单没有live band也没有舞池,现在这地方变成一个小贩中心,颇有中沧海桑田的感觉。我还记得这是第一家我去的pub,那时不会喝酒,去那边为了见识还有听一些外国乐队的歌,想起来觉得那时的自己也蛮热血的。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5693

申遗成功的乔治市近来又传来因为要增建4座高楼,所以资格可能被联合国文教组织回收。这是我长大的城市,市内的古老的房子已经变成一种理所当然,我相信和我一样想法的人很多,大家都希望槟城变得像新加坡,没有老旧的房子,只有外形靓丽的高楼,以及锐不可当的经济成长趋势。槟城人不算穷,但是,人总难免会想要拥有自己还没拥有的东西,这个心态,起码比起靠历史城市倚老卖老,却连维护古迹也有问题的其他地方好很多了。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