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忘记这是第几天我的耳朵被塞着,耳鸣似乎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虽然让我觉得很不自在,但是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别人和我的对话基本上我几乎都要靠猜测来回应了,真的猜不倒的话,才只好不好意思地“哈~~~~?”地请别人再重复一次。很幸运地,当我把入耳式听筒挤进去,我还是能享受我的音乐。我是一个很害怕孤独的人,我喜欢有声音的地方,就算不想讲话,也希望能感觉到别人的存在。
我想其实失去了你,就好像我得其中一种感官失去了效用,我会疯狂的揣测自己的能力,一再的实验。然后你会慢慢的走开,就像到某一天我才会发现,其实我听到的只是我脑里透过眼睛观察你们口型诠释出来的讯号。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