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今晚是被我老豆老母耍了,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载他们到亚罗士打吃喜宴,现在也许是主座有人没出现所以把他们抓去那边,剩下我一人被一桌说是亲戚但我却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围绕.宴会一如往常的迟了快一个小时才开始,我绝对发挥我不合群的个性, 拿着手机写点无聊的文字. 耳朵里听着俗不可耐的音乐, 对白, 还有大声呼吁的, 未来式的伟大的卡啦OK.

yasi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